顶点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曲意逢情 > 第115章 是我
    人类的感情本来就是自私且没有道理可讲的。

    如曲父曲母对他,如他对秦之意。

    每个人都有自己在乎又想要守住的东西,为了让自己得偿所愿,动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也算人之常情。

    就看这个度,能不能把握得好。

    秦之意听说林念进了局子,因为她在逃跑的过程中撞了人,但是没有停车,等于就是肇事逃逸了。

    具体的判决还没有下来,但是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应该会往最重的那边靠。

    林家老太太对曲洺生曾有救命之恩,但他对林念依然能做到这个份上,日后苏家的下场会如何,这城里的人,其实都已经心中有数。

    但苏家认为自己背后有易家撑腰,绝对不会输,这些天做事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愈发地嚣张。

    刚刚曲洺生在上车前的那一下停顿,就是因为看到有人在跟踪秦之意。

    果然还是想要第二次下手。

    其实他的身后也有人跟踪,对方也一直在找机会,奈何他最近出入总有好些个保镖跟着,没给任何可趁之机。

    易家老爷子那边也没了动静,大抵是被易家那几个儿子给控制住了。

    曲洺生上次没有卖面子,是因为清楚易承修的性子。

    不但做事冲动,还天生是个色胚,既然被苏茶迷住了,只要有苏茶在一旁怂恿,他不会顾忌老爷子的阻拦,肯定会顺着苏茶继续对他们下手的。

    易家的权势早已划分完毕,所以易承修真不听老爷子的话,老爷子也没有办法。

    曲洺生只觉得,接下来的日子,要更好地保护秦之意和孩子。

    他和秦非同不能成为突破口,苏家和秦致严那边,一定会从秦之意下手。

    两人在车里抱着温存了一阵,下车的时候,正好遇见秦非同也回来了。

    又是心情糟糕的臭脸,但对着他俩,还算克制了些。

    秦之意觉得容颜真的帮了自己大忙。

    以前不但这城里的人认为秦非同对自己深情不悔,就连他自己都是那么认为的。

    或许真有过心动的时刻,但大部分的情感,应该都是亲情。

    他本身没有感受过多少世间温暖,都分不清什么是亲情、什么是爱情。

    没有容颜即将订婚的刺激,他大概还以为心里的人是自己呢。

    秦之意笑着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人,有些坏地问:“你们男人在商场上和道上呼风唤雨运筹帷幄,怎么一遇到感情的事,就像个二傻子?”

    曲洺生:“……”

    说你哥就说你哥,不要内涵到我好吗?

    但是想想从前,他还真的不太开窍。

    也不是不开窍吧,就是没有好好考虑过感情的事。

    一直都认为自己的婚姻是用来交换利益的,没想过要去爱谁,更想不到联姻对象居然暗恋自己多年。

    想起这件事,曲洺生有些不高兴。

    他一把将秦之意转了过来,沉着脸问她:“你早就喜欢我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秦之意摸了摸自己耳边的头发,漫不经心地答:“你也从来没问过啊。”

    曲洺生:“……”

    虽然两人从小就认识,但是没结婚之前,基本上没什么交集。

    有那么一两次场子重叠了,倒是也一起玩过。

    但各自都是众心捧月的主,又都看不惯对方的做派,谁也不会放低自己的身段主动去打招呼。

    就这种情况,曲洺生怎么敢想秦大小姐是喜欢自己的?

    婚后也是,总给他营造一种两人之间只有塑料夫妻情的假象,导致他偶尔对她有那么一点好感,又急急忙地自己给掐掉了。

    “我可记得,某个人刚和我结婚的时候放过话,说这辈子都不会看上我,谁知道……原来早就暗恋我那么多年了。”

    秦之意:“……”

    咬了咬牙,她决定找回场子,“那我也记得,某个人说婚后各玩各的,怎么现在我住在我哥家,就这么黏来黏来的啊?”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秦之意伸手在他胸口拍了一把,“到底谁得了便宜还卖乖?”

    曲洺生装不下去了,笑得春风得意,“是我。”

    能拥有你的美貌已是幸运,更何况我还能拥有你的心。

    秦非同不想被迫吃狗粮,下车看到他俩一起就快步走进了屋里。

    还没坐下呢,就发现自己手机忘在车上了。

    真是被气昏头了。

    他转身又出来拿手机,然后就撞见了某对夫妻在门口深情款款互相拥抱的画面。

    秦非同:“……”

    真是够了。

    他皮笑肉不笑地睨着他俩,不爽道:“你们回家去住吧,在我这实在是碍眼得很。”

    秦之意:“哦。”

    秦非同:?

    没了?哦完了就进去收拾东西,麻溜地走人啊。

    秦之意才不会走呢。

    她和孩子在这里,被保护得很好,如此曲洺生在外面才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去做事。

    要是她和孩子回了墨园,那边全部要重新安排,万一出了纰漏,先不说曲洺生会不会分心,孩子也很危险啊!

    她看了秦非同一眼,毫不客气地打击他:“你对我们撒什么气,有本事去容家把容颜抢出来啊。”

    “我生气跟容家有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容颜的事啊?”

    秦非同眯了眯眼,“什么事?”

    这一反问就说明他是真的不知道,秦之意也有些愣住了,慢慢地说:“容颜之前跑出来见你,她父母知道了很生气,好像吵起来了,她还挨了一巴掌。”

    秦非同的眼里顿时起了风暴。

    事情其实比秦之意说得还要更严重些。

    容照最近刚好去国外出差了,家里没了给容颜撑腰的人,她不但挨了打,还被禁足在家不得外出。

    原本她是找了江江帮忙想从家里跑出来的,结果被发现了,至此连江江也和她失去了联系,现在谁也不知道容颜在家是什么情况。

    秦非同听完,竟恢复了一脸的平静,然后说了句‘跟我无关’,就进屋去了。

    秦之意:“……”

    曲洺生揽着她肩头的手轻轻拍了拍,笑道:“以我对男人的了解,三分钟之内他肯定会出来。”

    “出来去容家?”

    “你不信?要不要打个赌?”

    秦之意挑眉:“赌注是什么?”

    曲洺生低头附在她耳边,只用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了句什么。

    秦之意:“……臭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