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职国医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奇怪、奇怪
    “真病了?”

    “而且看上去这个病还不简单啊。”

    “这倒是有趣了!”

    专家们一听阮云飞是真病了,顿时来了兴趣。

    说实话,让这么一群专家名医坐在教室里面上课,还真的是相当无聊的一件事,上课,哪怕不用学什么太专业的东西,也无聊啊。

    还好组委会这边也考虑到了实际情况,每天也就两节课,上午一节课,下午一节课,时间不长。

    可即便如此,坐在教室也闲得慌,现在好了,能给人瞧病,真的是很难得的体验了。

    “那就让阮主任先说说情况吧。”有人开口道。

    “忘了,阮主任没法说话,那就写在黑板上嘛。”

    “阮云飞。”

    萧军铓看了一眼阮云飞,让出了位置,示意阮云飞去讲台上去。

    阮云飞那个郁闷啊,他虽然是真病了,可也不想被人当猴耍啊。

    虽说这么多专家名医一起会诊,寻常人还真没这个待遇,可这毕竟不是医院,而是培训班啊,这次哪怕不被取消名医资格,他阮云飞也成了整个培训班最大的笑话了。

    回去之后肯定有人会说,那什么阮云飞怎么样怎么样。

    想到这儿,阮云飞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去。

    可事已至此,他还真不能退缩,丢人归丢人,可总比取消名医资格强吧?

    这个名医证书对方寒有用,对阮云飞同样有用,越是年轻,对这个证书越是在乎,这要是换了黄双群,萧军铓早让去医院了,怎么可能这么安排,萧军铓还怕黄双群翻脸。

    可阮云飞,真要翻脸,也要落一个年轻气盛,不尊重前辈的名头。

    阮云飞走上讲台,写着自己的情况,其实也没什么好写的,也就是上午下课之后感觉到胸闷,有点不舒服,然后睡了一觉,起来就这样了。

    “小师叔,您说这是怎么回事啊,阮云飞不是装的吧?”

    叶明晨轻声问方寒。

    “不是装的,是气的。”

    方寒一眼就看出情况了,阮云飞的这个情况和之前江州省医院的内科主任同小波的情况是一样一样的,生了闷气,导致失声。

    上一节课的时候方寒远远的看了一眼阮云飞,说阮云飞脸色发青,可能肝脏不好,这会儿方寒明白了,那不是肝脏不好,那是气的,气的脸色发青。

    “气的?”叶明晨一愣,然后明白了。

    可不就是气的吗?

    原本都快当班长了,突然半路杀出一个方寒,而且还是以被惩罚的名义拿到了这个班长,肯定是相当气人的。

    “嗯,看上去应该是气的。”

    方寒点了点头,奇怪的问叶明晨:“怎么回事,上午的时候萧老师也训阮云飞了?”

    “没有啊。”叶明晨愣了一下,没太明白方寒为什么这么问。

    “那怎么那么大气,早上的时候脸都气青了,这睡了一觉,更是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上午方寒来的时候正是萧军铓打算任命班长的时候,不过之前的是方寒是一丁点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抢了人家阮云飞的班长,更不知道阮云飞其实是被自己气的。

    这也怪不得方寒,毕竟都不认识,一句话都没说过。

    谁能想到自己平白无故的能把一位陌生人给气病了呢?

    在方寒眼中,阮云飞那就是陌生人,除了听过一次阮云飞的名字,之后压根没交集好吧?

    叶明晨这才明白方寒什么意思,强忍着没笑出来。

    “他是被您气的。”叶明晨道。

    这次轮到方寒一愣了。

    “被我气的?”

    方寒很惊讶:“我都不认识他,而且我上午才来,还来迟到了。”

    “您要不迟到,阮云飞估么着没这么大气。”

    叶明晨真是强行忍着,要不是场合不对,他绝对能笑的前仰后合。

    “方医生,还真是你气的。”

    关宝成回过头来道。

    这会儿其他人也在交流阮云飞的情况,纪律那就更混乱了,关宝成回过头来说话也就更没什么顾及了。

    方寒目瞪口呆:“为什么。”

    叶明晨强忍着笑把之前的事情给方寒说了一遍。

    “当时萧老师都打算宣布班长了,您突然来了,金老一句话,您成班长了。”

    “就为这?”

    虽然明白了始末,方寒还是很惊讶,就为了一个班长,把自己气成这样?

    这个班长方寒是真不想当的,他也真以为是惩罚他才让他当班长的。

    不是跑腿的吗?

    给这么多专家主任当班长,能有什么好处,说不得,骂不得,哪怕是调查个什么事情,你也要小心翼翼的吧?

    在方寒看来,这个班长真不是什么好差事,正是因为当时金老和萧军铓说了是惩罚他,方寒才没说什么,早知道他拒绝了呀。

    “方医生,您可别小看这个班长,当班长好处还是很多的。”

    关宝成笑着给方寒说了一下。

    “可我又不知道。”

    方寒很无辜,纠正道:“所以人家阮主任应该是生气自己没当上班长,而不是生气我。”

    是的,方寒表示自己不背这个锅,自己都不认识他,生我的气,毛病吧?

    简直莫名其妙好吧?

    这也是方医生不知道具体事情。

    阮云飞之所以能气的失语,其实也不仅仅是班长的事情,最初阮云飞就因为方寒抢走了他一期节目有些生气,之后呢看到方寒名次比他高,也有些气不过。

    再加上班长被抢,还有金老帮方寒说理由的时候阮云飞也明白金老昨天在会场那个话其实不是说方寒,而是说他,就更气了,然后又被阮尚坤一顿臭骂,所有事攒一块,这才把阮云飞气成这个样子。

    “看症状和之前同小波的情况很相似。”

    夏青群也回头问方寒:“方医生,同小波上次失语是您医好的吧?”

    大家找位置,本就是熟悉的人坐的近,又没什么固定的位置,关宝成就是和夏青群坐一排,相邻的。

    “嗯。”方寒点了点头。

    “这么说同小波上次也是被气的?”夏青群知道同小波的症状,不过不知道原有,今天才算明白了。

    “这么说阮云飞的这个情况方医生知道怎么治了?”关宝成低声道。

    方寒没吭声,他是知道怎么治,可阮云飞,不太好治疗啊。

    当时治疗同小波是以喜制怒,让汤于权撒了个谎,阮云飞怎么治?

    什么事能让阮云飞高兴?

    而且这么多专家,方寒也不想出这个头。

    方寒这边交流着,其他人这会儿也在交流着。

    “这倒是奇怪了,好端端的睡了一觉失声了?”

    “是比较奇怪,阮主任早饭吃的什么?”

    阮云飞急忙在黑板上写了下来。

    “早点没问题,昨晚吃的什么?”

    阮云飞又急忙写了下来。

    “也没什么问题啊。”

    这个病的难点其实就是病因,搞清楚为什么失语的。

    造成失语的原因很多,不闹清楚,自然是不好用药的。

    方寒当初给同小波治疗的时候也是询问了前因后果,猜出同小波可能是气的,这会儿方寒这边有了判断,也是因为上午叶明晨给方寒介绍阮云飞的时候方寒凑巧看到阮云飞的脸色,这才很快想通了。

    可其他人并不清楚情况,谁显得没事去观察阮云飞的脸色去?

    哪怕是和阮云飞认识的秦主任其实也没注意到,不知道阮云飞中午没吃饭其实是生闷气,没胃口。

    而且正如方寒所说,为了一个班长把自己气成这样,不至于。

    所以其他人也没往这方面想,不就是个班长吗?

    至少在场一半人是不在乎这个班长的,剩下的一半人中也有一半是无所谓的态度,能当固然好,不能当也无所谓,整个班三十个人,真正对这个班长有想法的其实也就七八个人这样子。

    正是因为没想到这一茬,因而一时间一大群专家名医反而有些难住了。

    “阮主任,来,我摸个脉!”

    “我也摸个脉!”

    “舌苔我看一下!”

    阮云飞是小辈,这会儿一些老资格的专家主任也没什么顾及的,这个招招手,那个喊一声,阮云飞也不好不配合,来回跑。

    “奇怪!”

    “是啊,奇怪了,从脉象上看有些气机不畅,可好端端的,怎么会失语呢?”

    “上午上课之后你就直接回去睡觉了?”

    黄双群皱着眉,询问阮云飞。

    “嗯,我有点认床,昨晚没睡好,下课之后就回去睡觉了,睡的有点迷糊,要不是秦主任打电话,我可能都醒不来。”

    阮云飞自然不好意思说自己生气的事,阮尚坤骂他的事,当然,阮云飞这会儿也没想到自己其实是气的,所以就没说情况。

    再加上他迟到了,为了掩盖迟到,还故意说了自己睡的迷迷糊糊这事,这个情况也有些误导人。

    事实上阮云飞回去之后好半天都没睡着,也就是十二点过了之后才睡着的,睡的有点沉。

    “饮食没什么问题,也没发生什么事,昨晚没睡好,难道是风邪?”

    “可是从脉象上看不像啊。”

    黄双群皱着眉,燕京的天确实很冷,这一阵算是比较冷的时候,阮云飞是云州人,来燕京之后不适应也有可能,可脉象又不像。

    “奇怪,奇怪!”

    一群专家名医们摇头晃脑,短时间内竟然没什么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