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峡谷正能量 >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为什么说是七分钟呢?
    难受啊兄嘚!

    lck韩国的三个解说颜艺竞赛,一个比一个绝。

    说话语气哽咽,那叫一个声泪俱下,不知道还以为大韩那啥了呢。

    没办法,现在韩国网络上形势不太好,deft已经被喷出翔了,他们要是不想出翔,演技这一块必须得够硬才行。

    而如果说解说台上三人的悲伤,看起来还略显浮夸的话,那么此时lck比赛席上deft就是本色出演了。

    他懵懵的脸颊逐渐失去了血色,双眼明明盯着屏幕,眼神却显得无比空洞,让人看着有些心慌。

    是夸张了吗?

    其实一点都不夸张。

    你说你一场比赛搞我,开局死一次,没问题,那就当我让你们一手,送你们下路一个人头。

    两场比赛连续搞

    那也可以,就当我运气不好。

    可第三场比赛,你开局还特么这么搞,那是个人都忍不了。

    “下路忍忍吧。”

    语音中,安掌门叹了口气说道。

    听到安掌门的话,deft顿时又是微微一噎,心中一阵憋屈。

    可仔细想想,安掌门说的却又很有道理。

    想起刚刚休息室里kkoma教练解开三颗纽扣后,那差点砸死人的唾沫星子。

    如果不想这场比赛结束,kkoma教练直接脱了上衣和他来一场男人之间的锐利击剑大赛的话,这场比赛deft还真的就必须得忍一忍。

    没办法,lpl这场的下路是女警和光辉,这个组合看似很蠢,比如你选个日女之类的硬控就能摁着光辉杀。

    可这场比赛lck的秘密阵容中,却是没有日女辅助这个选项,只能用寒冰和卡尔玛和对方正面互相打消耗。

    客观来说,寒冰和卡尔玛消耗能力不俗,线上换血未必就比女警和光辉这双手长阵容差到哪里去。

    但现在就不行了。

    这波一血的人头虽然给到厂长,下路的“发起人”都只拿到了助攻。

    问题是deft被打掉了闪现。

    如果他下路不退让,选择和小狗硬碰硬的话,那就有些先天不足了。

    真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他。

    所以安掌门这一句话说了一点都没错,deft只能走上前两场比赛的老路,开局对线就开始抗压。

    下路小狗优势,而开局吃了个人头的厂长,这场比赛自然优势就更大了,他打了蓝就往对面野区走。

    其实就算没优势的话,打野盲仔对打野老鼠也不可能说让对方在野区随便发育的,必须要没事就去逛逛街。

    要不然真被老鼠发育起来。

    无论是抓人还是打团,盲仔都有点不够看,越到后期越乏力。

    可前期的话,盲仔遇到老鼠,那哪怕是空了q,都能摁着安掌门的脑袋把他打成过街老鼠。

    “厂长没有打自家的红,他是直接绕过去河道了,这种反野风格有点打rank内味儿了啊。”

    “这场比赛lpl的阵容本来就偏个人能力,这没什么好说的,就看厂长这波能不能当场抓住了。”

    “没错,安掌门似乎也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他一直在谨慎地左右拉着蓝buff,后面还有个眼位。”

    “噢!厂长!厂长绕过了那个眼位。”

    “”

    大屏幕的导播镜头下,只见厂长的盲仔几乎是贴着墙壁从对方视野狭窄的盲区穿过,旋即摸到了蓝buff野区。

    老鼠打野是需要拉怪的,站撸很伤,左右横拉的安掌门这会儿刚好把蓝buff拉到了盲仔的脸上。

    此时,蓝buff的血量已经所剩无几。

    因为彼此都有闪现的缘故,两人都没有将对方当成自己的第一目标,而是不约而同地朝着蓝buff动手了。

    aaa惩戒!

    惩戒!

    两道惩戒的光芒闪过!

    下一刹,蓝buff倒地的瞬间。

    一缕幽蓝色的精魄飘到了厂长的盲仔身上,迅速在他脚下形成魂环。

    厂长抢到了蓝buff。

    西内!!!

    安掌门嘴角一抽,转身赶紧就跑,然而拿了蓝的厂长却乘胜追击,直到把安掌门打出个闪现才罢休。

    厂长没有跟闪。

    一方面是安掌门的血量还很健康,他即便跟上去也不一定能杀,另一方面则是老鼠闪现的方向是上路。

    上路是什么?

    smeb这场比赛被kkoma惩罚了一把露露。

    这英雄别的不行,保护却是一等一的,足以让任何刺客都头疼。

    厂长见好就收,导播的镜头看到野区停止了争斗,镜头又给到了上路。

    这场比赛李秀峰上路这一手武器大师有点出乎预料的疲软。

    在联盟的上古年代,那个时候英雄还不是很多,武器大师可是在上路能够捶十个的存在。

    而到了今天,各种新英雄登场,各种新套路被研发,武器在上路遇到个露露就不太好打了。

    本来就是长手打短手,而且露露还是超长手,可以利用小精灵皮格斯施放技能消耗,你跳上来就是个变羊。

    一般前二十分钟,

    武器拿露露都没什么办法。

    武器要想杀露露,最起码也得等q技能等级起来,再加上三相出来后极大程度上缩短cd,才能有所效果。

    否则的话可就太难了。

    不过你还真别说,smeb虽然被kkoma惩罚了一把露露,但他线上打的还真挺好的,进退有据,不急不躁。

    厂长已经知道自家上路是个金大腿,没事就想着在上跑。

    可对面的smeb这场比赛却好似未卜先知,接连两次化解了厂长的gank。

    “算了,我先去帮中吧。”厂长摇了摇头。

    “嗯,上路我发育,放心,我很稳。”李秀峰笑呵呵地说道。

    中路这把艾克对鳄鱼,而faket这一手中单鳄鱼,选出来甚至现场都没一点动静。

    大家都知道李秀峰爱玩花活,可要真论起第一届男单花式整活冠军,faker认第二,没几个敢认第一。

    lck职业赛场上首个中单瑞雯,首个中单奥拉夫,首个中单刀妹,首个中单剑圣等等这一系列。

    于是到了今天这一手中单鳄鱼的时候,现场哪怕是lpl的观众,都没感到任何的惊讶。

    faker玩中单鳄鱼?

    很正常啊。

    这是大家普遍的感觉。

    不过rocky这一手艾克就有点吃亏了,中单艾克好打的是那些脆皮手短的英雄,但鳄鱼仅仅附和手短。

    除此之外,鳄鱼不仅不脆,还有突进和强力的无伤换血技能。

    faker这把在中路的表现很活跃,目前的对线上rokcy吃了点小亏,血量倒是还好,就是没蓝了。

    而对面鳄鱼可没蓝条这玩意儿。

    厂长这波过来,倒不是说要抓死faker。

    他只是想要帮rocky推一波线,让rocky有个回家不亏兵的机会。

    然而等盲仔来到中路的时候,faker的反应却是让厂长和rocky有些迟疑了,这个男人后面有人?

    如果没人的话,那鳄鱼面对盲仔还顶着兵线丝毫不退的劲头。

    这未免也有些太疯狂了。

    “龟龟!蜗壳演起来了?”

    “faker这波勇气可嘉啊。”

    “勇气可嘉?不还是没能说出那句”

    “求求你别杀了!”

    “”

    直播间的弹幕一阵刷屏。

    游戏比赛中,rocky和厂长见状还真有点拿不定了。

    “这个鳄鱼后面难道是老鼠?”

    “辅助在下面没动,应该是老鼠了。”

    “那2v2我们不一定打得过啊。”

    “要不算了吧,我帮你吃这波线得了。”

    厂长刚提出个建议,这时,只听上路的李秀峰道,“别急,我帮你们试试看。”

    帮我们是试试看?两人正纳闷上路相隔八千里的怎么试?

    忽然,上路的李秀峰动了,只见他上前一步,一个跳斩就劈向对面smeb的露露。

    smeb这场比赛差不多快单手玩游戏了,露露这个英雄实在是赖皮。

    当然这是对于对手而言。

    对他来说,

    那就只剩下无聊了。

    可smeb显然没想到,对面李秀峰居然看不清形势,对一个上单璐璐还有想法,第一反应就想跑。

    但安掌门的老鼠却就在附近,闻言立刻喜道,“别慌我来了,和他打一下消耗。”

    老鼠这英雄gank最阴的地方就在于和寡妇一样,可以隐身摸到你脸上,除了真眼外根本看不到他。

    而如果对方从线上直接过来,你河道插了真眼也没用,所以只能全靠意识。

    smeb原本是想着变羊拉开得了,此时听到安掌门的话,他也是计上心来,一边假装不敌后撤,一边欲拒还迎的勾引着。

    不过打着打着,smeb却发现自己有点力不从心了。

    武器的被动是可以平a叠攻速的,这家伙跟咏春似的,越打越快。

    可能是因为打得快,伤害也很可观,smeb和李秀峰一波走a后,他已经掉了快一半血了。

    这要是等对方下个跳斩好了,自己就算变羊了,那不交闪对方再跳脸上来,硬换也能换掉自己啊。

    “来了来了!”

    幸好就在这时,安掌门姗姗来迟。

    你好!

    老鼠绅士地问候了句,接着便是一顿毒液招呼。

    李秀峰这个时候却开启了没开的反击风暴,他也不追露露,转身就往后走,嘴里还不忘说一句,“打野在上。”

    这一切说来繁琐。

    发生只不过是转眼之眼。

    啊这也行?

    中路和厂长和rocky愣了一秒。

    旋即,两人立刻有种被faker戏耍了的感觉,并肩子就冲了上去。

    faker倒是“人老成精”,安掌门嘴里招呼上路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不对了,错身利用一个近战兵迅速两段e翻滚了回去。

    这样打下来,rocky倒是顺利的推了兵线,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回家补一下状态了。

    上中两路这波点到为止,此时比赛接近六分钟。

    然而在接下来快二十分钟的时间里,双方进行了好多次“点到为止”,缺却一直没有人头爆发。

    没办法,这场比赛对于lck太重要了。

    s7全球总决赛小花生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他回国后收到了死老鼠,都能去华夏湖建开个烤老鼠店了。

    而转会期的时候,小花生更是连夜转会进了lpl的dgl俱乐部,才躲过了无数韩国喷子的追杀。

    这次全明星总决赛,在从韩国出征前韩国网友们更是放过这次全明星拿不到冠军就活捉小花生的狠话。

    在场的有谁想成为下一个小花生吗?

    显然没有。

    所以在这一场关键局里,lck的每个选手都打的怂且克制,只要我不动手,你就找不到任何破腚!

    然而看着场上双方从开局那个人头,一直到二十分钟,都没有爆发除此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头击杀。

    这一下子,韩国的网友们也遭不住了。

    “抱歉,真的把我看困了。”

    “原来咱们真的是莎士比亚赛区?”

    “呵呵,那照这么说,lpl也是莎士比亚赛区。”

    “好像也是噢,话又说回来,lpl这场打的也不主动啊。”

    “”

    我咋个主动嘛?

    比赛里,下路的uz1有点无语了。

    他的女警和辅助光辉,两人都快硬生生地把对面一塔点没了。

    结果deft居然一句话也没有。

    打野更是一次下路都没来过,让这场比赛跃跃欲试的他十分无聊。

    厂长更是如此,这场比赛前两条龙是土龙和风龙,lck居然全部放弃,这眼瞅着就要刷第三条小龙听牌以及大龙了。

    lck该不会这也放吧?

    “我觉得不会放,lck是在积蓄力量。”

    解说台上,米乐作了个握拳的手势,“lpl这场比赛前期的进攻,像是五根手指各自为战,而lck这场比赛的阵容决定了,他们需要积蓄足够的力量才能轰出一拳。”

    比赛中,lpl这边的众人也逐渐看出来lck眼下是在偷发育,然后再利用他们的阵容优势来打团了。

    “你们觉得这一拳什么时候能打出来?”队伍里的uz1问道。

    “唔不好说。”rocky摇了摇头。

    这时,李秀峰忽然道,“七分钟,打大龙的时候。”

    “七分钟打大龙?”

    rokcy乐了,呲牙笑着说道,“大龙什么时候七分钟刷新了,这不对吧。”

    但lqs作为kg的辅助,和李秀峰配合也一个赛季了,他闻言立刻道,“峰哥的意思应该是再过七分钟打大龙的时候。”

    说到这,lqs却忍不住揉了揉鼻子,“峰哥,这大龙都已经刷新了,就算我们不动,对面也等不了那么久吧。”

    旁边的uz1也纳闷道,好奇地问道,“就是啊,峰哥,为什么是再等七分钟啊,你有啥根据”

    李秀峰没说话,他的脸上淡淡一笑,转头看了厂长一眼。

    厂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