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两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
    深夜,北境的夜晚,荒凉中透着刺骨的寒冷。

    侧卧在篝火边打盹的许新年定期醒来,双手按在两名士卒的肩膀,低声念诵:“热血沸腾!”

    两名士卒舒服的呻吟一声,不再向之前那样蜷缩着取暖,睡梦中露出了微微的满足。

    妖蛮和大奉联军被靖国重骑兵冲散,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携带,比如口粮,比如生活用品。

    没有了帐篷,没有了床铺被褥,在入秋的北境,露宿是很艰苦的一件事。士卒们甚至会造成风寒,染病去世。

    缺乏物资的情况下,染病就等于死亡。

    所以,许二郎会在深夜里定期苏醒,为士卒们施加驱寒暖体的法术。

    他已经是八品的仁者,这个境界的儒生除了体魄比常人强健,再就是掌握了言出法随的雏形。

    语言就是力量!

    许二郎可以在一定程度的范围里,给目标施加任何状态,或虚弱,或勇气,或减轻伤痛

    所谓的一定程度,就是要保持合理性。

    具体举例的话,许二郎现在的水平,只能让士兵激发潜能驱寒。。而如果是赵守院长在此,他高歌一曲:大漠美景,三月天嘞~

    周边的气候就会从秋季变成春季,并保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逐一为士卒们施加驱寒法术后,许二郎神色难掩疲惫,从怀里摸出一块肉干,用力的撕咬。

    这时候,他才发现楚元缜并没有睡,这位状元郎背靠着马车而坐,脚掌陷入地面,抠出了深深的坑。

    脸色也不对劲,嘶,一个大男人竟有如此复杂的表情许二郎爬起来,走过去,在楚元缜身边坐下,道:

    “怎么了,从刚才传书后,你的脸色就很不对劲。”

    “我只是觉得,人和人之间的信任,突然就没了”

    楚元缜一脸自闭的表情,看着许辞旧,欲言又止一番后 低声道:

    “二郎啊,我以前跟你说过很多奇怪的话,做过奇怪的事,希望你不要介意。现在回想那些 我就浑身冒鸡皮疙瘩 只觉得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许二郎想了想,道:“你指的是站在街边莫名其妙的冲我笑?”

    楚元缜如遭雷击:“别 别说”

    真相很明显 三号就是许七安 他一直在假冒自己的堂弟许新年,三号说,自己不希望身份暴露 所以见面时,最好不要提地书。

    三号说,我即将随军出征 地书碎片暂时交给大哥保管。

    这些都是故弄玄虚骗人的,是为了掩盖许宁宴就是三号这个事实。

    但是 但是许二郎配合的也太好了。

    楚元缜不甘心的问道:“你说你不知道地书碎片 可你总觉得你对我特别 嗯 包容。不管我说什么奇怪的话,做什么奇怪的事,你都毫无反应。”

    很多在他当时觉得心照不宣的对话,现在想来,完全是在唱独角戏,因为二郎并不知道地书,没有那个默契。

    许新年坦然道:“大哥交代过,不管你说什么奇怪的话,做什么奇怪的事,我都不要奇怪,或给你微笑,或点头,或不予理会。”

    楚元缜脚掌又一次深深抠入地面。

    但很快,头脑灵活的楚元缜便想到,许宁宴一直假冒他的堂弟,为了符合人设,经常在地书碎片里吹嘘“大哥”,说了很多让人仅是想一想,就头皮发麻的话。

    如果许宁宴知道我知道了他的身份,尴尬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绝对不能放过他!

    楚元缜顿时露出笑容,这就很念头通达。

    京城许府。

    许七安感觉脑袋被人拍了一下,瞬间惊醒过来,因为有过几次类似的体验,所以没有怀疑太平刀和钟璃敲他脑瓜。

    真是的,大半夜的私聊,那个王八蛋,不会又是没夜生活的怀庆吧他熟练的从枕头底下抽出地书碎片,然后起身,走到桌边,点亮蜡烛。

    火色的光辉里,他坐了下来,查看传书。

    【四:许七安,你就是三号对吧,你一直在骗我们。】

    许七安整个人都呆住了。

    楚元缜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

    我什么时候暴露的?

    他终于通过许二郎露出的破绽,看穿了我的身份?

    这一刻,羞耻感宛如海潮,不,海啸,将他整个人吞没。

    楚元缜传书后,就没有再说话,许七安则陷入巨大的羞耻感里,一时间失去回复的“勇气”。

    过了许久,许白嫖才收敛情绪,传书回复:【不错,你是天地会内部,除金莲道长外,第一个看穿我身份的。】

    不管现实里有多羞耻多尴尬,“网络”上,我依旧是睿智的,是重拳出击的。

    关键是,只有这样云淡风轻的姿态,才能化解尴尬。

    【四:呵,瞒的还不错,其实我早就起疑了,只是近期才完全确定。】

    【三:不愧是状元郎啊。】

    这两人,一个恨不得御剑回京,一剑砍了姓许的。一个羞耻的想捂脸,觉得活下去没意思了。

    但都刻意的装出淡然姿态。

    【三:近期发现的?】

    【四:呵,两个时辰前,我问完你二叔战友的事,二郎便向我坦白了。】

    二郎怎么搞的,一点都不靠谱,嗯?什么我二叔战友的事许七安皱了皱眉,传书道:【我二叔战友?】

    许宁宴这个家伙,原来也不是真的毫不在意嘛,装模作样楚元缜便把周彪和赵攀义的事重新说了一遍。

    哐当!

    凳子倾翻的声音惊醒了钟璃,她揉了揉眼睛,抬头看去。

    看见许七安疯了般的扑向书桌,研磨、提笔,奋笔疾书

    大概一刻钟后,她看见许七安吹干墨迹,把纸张折叠,郑重的夹在书籍里,吐着气,喃喃道:

    “原来屏蔽天机的原理是这样的。”

    “原理是怎么样的?”钟璃竖起耳朵,小声追问。

    “别问,问就是秘密。”许七安白了她一眼,“你一个专业生,好意思问我这个外行人?”

    钟璃羞愧的低下头,蜷缩在毯子里,获取世界上仅存不多的温暖。

    许七安吐出一口气,平复情绪,传书道:【楚兄,这件事可否为我保密?】

    楚元缜传书回复:【你的身份不是秘密,没有隐瞒的必要。】

    许七安仿佛看到了遥远的北境,楚元缜面带戏谑和冷笑的表情。

    【三:那好吧,如果要公布的话,我希望自己来坦白。我做的确实不妥当,害得楚兄一直把辞旧当三号,并对深信不疑,说了很多错话,做了很多错事。】

    【四:其实我并不在乎你身份曝光与否。】

    可恶的许七安,等我回京,一剑斩了你的金身

    顿了顿,楚元缜又传书说:【许二郎知道地书的事了,也知道我和恒远当初被你欺骗,对他造成极大困扰的事。】

    许七安传书试探:【所以?】

    我感觉很丢人,抬不起头来了,需要一个平衡我和二郎之间关系的把柄楚元缜传书:【我有些愧疚。】

    【三:明白了,有空与二郎聊一聊诗,他的成名作是:天不生我许新年,大奉万古如长夜】

    【四:嗯。】

    安抚了状元郎,许七安回到床铺,把地书碎片塞进枕头里,然后,像条蛆一样扭来扭去。

    发泄着翻江倒海的羞耻心。

    我这辈子都没这么尴尬过太丢人了,我许七安的形象和面子全没了现在除了恒远,所有人都知道我的事了咦,等等,所有人都知道,但所有人都不说,我不就相当于没社死吗?!

    就算大家都知道了,但每个人都在替他保守秘密,甚至掩饰,试图让其他人相信许辞旧就是三号。

    这样的话,我就等于没社死。

    反过来,即使将来有一天大伙摊牌,因为早就是众所周知的事,我想社死也没对象了。反倒是他们这些竭力为我掩饰、误导他人的家伙,才是真的社死。

    许七安眼睛一亮。

    安心了,嗯,早点睡,明天就是和小姨探索龙脉的日期了。

    次日。

    洗漱完毕,许七安吃完早膳,坐在屋中等待,没多久,金光穿透屋脊,却不破坏,煌煌光辉中,洛玉衡高挑玲珑的身影浮现。

    她穿的还是上次见过的道袍,收束腰肢,凸显胸脯规模。

    这无疑增强了她的女性魅力,增强了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存在感,降低了凛然不可侵犯的仙子气场。

    “国师!”

    许七安笑容热忱的打招呼。

    洛玉衡微微颔首,清清冷冷的“嗯”一声,道:“我带你过去。”

    尽管对洛玉衡拥有充足的信心,但保守起见,他谨慎的问道:“会不会让对方发现?”

    “不会!”

    洛玉衡语气平静,精致如雕刻的脸蛋不见表情,道:“我会掩盖住气息。”

    除了武夫,各大体系都花里胡哨的,羡慕许七安露出笑容:“事不宜迟,尽早行动。”

    洛玉衡点头,大袖一挥,金光卷住许七安,带着他消失在房间里。

    眼睛一睁一闭,许七安就看见了平远伯府后花园的假山群,耳边传来洛玉衡充满质感的女性声线:“是这里吗?”

    他应了一声,走到某一座假山前,熟稔的按动机关。

    假山表面敞开一道“门”,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国师,这就是地洞。”许七安说道。

    洛玉衡矜持点头,跟着他进了洞。

    很快,两人来到石室,见到那座大石盘,上面刻满扭曲的,古怪的咒文。

    洛玉衡站在石盘边,凝神细看,道:“土遁术造诣极高,的确像是金莲师兄的手笔。”

    “金莲师兄?”

    许七安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根据先帝起居录的反馈,金莲道长和人宗上一任道首是同辈。剑州时,lsp黑莲的分身曾口出狂言,喊洛玉衡乖侄女,要和她双修。

    高挑美貌的国师,随口解释道:“三宗道首是平等的。”

    从地位来说,三宗道首是平等的,所以金莲道长是她师兄。但从年纪来说,金莲和她父亲是同辈,所以,也可以是师叔?

    许七安恍然的想着,手中没停,掏出地书碎片,放置在石盘上。

    怀庆府,书房。

    发髻高挽,垂下丝丝缕缕,显得有些慵懒的怀庆,坐在书房的软椅上,身前一张大周时期流传下来的紫犀龙檀案。

    案上铺开一张纸,沾了墨汁的紫毫静静的搁在白玉笔搁上,她垂眸,望着纸面发呆。

    长达一刻钟的沉默后,怀庆终于提笔,写下“贞德26年”、“污染”、“地宗道首入魔”、“楚州屠城”、“魂丹”等。

    假设地宗道首是一切的罪魁祸首,许七安的推测,是合理的,站得住脚的。

    目前发现的很多线索,都能逐一对应上,虽然同样有一些不合理之处,但这是因为还没有彻底查清楚。

    因此会有细节对不上,比如地宗道首污染父皇和淮王的目的。

    “父皇要杀恒远,是因为恒远看到了平远伯府的密道。也就是说,父皇是知道地宗道首存在的。从楚州屠城案至今,父皇一直在为地宗道首做嫁衣,为的是什么呢?”

    这是怀庆觉得最不合理之处,从她的角度出发,如果没有利益的话,任何盟友关系都是不稳固的。

    “除非父皇被地宗道首完全控制了朝堂上的利益纠葛,门门道道,金莲道长吃的透?”

    “暴露父皇、淮王和地宗道首勾结的事件是楚州屠城案,这说明楚州屠城案对他们来说很重要,而这个案子的本质是血丹和魂丹。”

    “魂丹很重要”

    时间静静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怀庆晶莹可爱的耳朵微微一动,捕捉到了远处的脚步声,朝着书房而来。

    她忙把纸张揉成一团,捏在手中,拢在袖里。

    静等十几秒,脚步声停在门口,传来宫女细声细气的说话:“殿下,采薇姑娘来了。”

    怀庆冷淡回复:“让她进来。”

    宫女退下后,褚采薇迈着欢快的步调进来,两只小手各握一只橘子,娇声道:“怀庆呀,我想吃桂花鱼。”

    桂花鱼是怀庆府上大厨的绝活,独一无二,外头吃不到。

    怀庆笑了笑:“好,我让人通知伙房。”

    褚采薇很开心的从鹿皮腰包里摸出大包糕点,与怀庆分享美食。

    她们吃着糕点喝着茶,随口闲聊片刻,怀庆语气如常的问道:“采薇,你知道魂丹吗?”

    “咦,近来怎么都问气魂丹这东西?”

    褚采薇诧异的看着闺蜜:“前阵子许七安也来观星楼查魂丹,还问我,我怎么可能知道嘛,就带他去藏书阁了。”

    “魂丹有什么用?”怀庆虚心求教。

    褚采薇顿时露出“算你走运”的脸色,哼哼道:“我本来是不知道的,但上次跟着许七安看过书,就知道了。”

    顿了顿,她说道:“魂丹是好东西,用途广泛,增强元神、充当炼丹材料、炼制法宝、修补不健全的魂魄、培育器灵。”

    修补不健全的魂魄怀庆呼吸骤然急促,失手打翻了茶盏。

    ps:求个月票,嗯,还有正版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