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富豪公敌 > 第五百一十三章 你是不是还在发育?
    长发男帅气有气质,他的同伴则长相一般,一把年纪了,还有青春痘在脸上肆虐。

    “答应你女朋友和我们一块去吃饭。”

    痘痘男走到正拿起一盒薯片打量的赵青山跟前,张口便吩咐道。

    似乎也察觉到这句话命令的意味太明显了,痘痘男笑着补充道:“保证都是你没有吃过的好东西。”

    这是要去吃龙肉还是吃黑心锐士?

    “aa制吗?”赵青山忍着笑,认真而又小声的问道,好像生怕在女朋友面前丢了面子一样。

    “这是哪里话,咱们和你女……和你们一见如故,吃顿饭而已,aa制岂不是伤了感情?自然是由我那位哥们买单。”痘痘男一脸不悦道。

    “那就谢谢两位大哥了。”赵青山连忙点头道。

    “走吧,在大城市生活不容易,今天请你们吃一顿好的。”痘痘男大声招呼道。

    长发男会心一笑,一起给那两瓶水结了账。

    一行人出了便利店,长发男意气风发的走在最前面,和痘痘男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真和他们去吃饭啊?”李蝶飞很自然的挽着赵青山的手臂,小声的问道。

    她的本意想让赵青山去拒绝的,如何表演这个臭家伙反正很得心应手,不曾想,这家伙居然利利索索的答应了。

    “不是要省钱吗?有冤大头主动相邀,为什么要拒绝?”赵青山的理由相当充分。

    反正这个梗是你说出来的,好歹几十个亿的身家,你要我省一瓶水钱,瞧不起谁呢?

    李蝶飞久久没有言语,这种事她还真没有干过,谁都有蹭饭的经历,可现在是什么情况?这分明就是骗饭吃。

    不过转念一想,好像这事还挺刺激的。

    “行吧,反正不管陪着你做什么,都挺有意思的。”李蝶飞“勉强”同意道。

    长发男和痘痘男聊了几句,放缓脚步让痘痘男走在了最后面,显然是防止这对傻不愣登的年轻男女临时改变主意,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走。

    “娜适西餐厅?我好像听一个老板提起过,要不我们就去这家餐厅吧?”

    在一栋大厦下,李蝶飞抬头看着右侧一块巨大的招牌,驻足提议道。

    赵青山心道,李老师的心还是太软了,娜适西餐厅的消费,在魔都只能算是中等,800的最低消费一点都不夸张。

    如果要他选,至少也得选一家最低消费2000以上的,难得行一次骗,总得有点质量不是?

    不过自己开口,两个冤大头一定不会答应。

    当然,李老师这个提议,也差不多了,这从长发男犹犹豫豫,没有爽快答应下来就看得出。

    “会不会太贵了?”赵青山装模作样的问道。

    “这怎么能算贵呢?低消费低消费而已。”

    长发男感觉自己倍有面子,暗道这个窝囊废还挺会配合的,稍稍偏转脑袋,笑眯眯的朝李蝶飞说道:“也行吧,本来打算找一家高档一点的餐厅,既然你老板提起过这家餐厅,那我就带你去试试,也方便你下次,可以和你的老板聊聊这家餐厅的菜品。”

    进了餐厅,四人选择了一个远离窗口的位置。

    直到这个时候,痘痘男才问起两位的名字,

    赵青山和李蝶飞各自胡编了一个名字,一个叫郑钱,一个叫余钱。

    “难怪你们两个能成为男女朋友,从名字上看,就注定你们有这么一个缘分呐。”豆豆男口是心非的唠嗑道。

    “是啊,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我就觉得我和他会有解不开的缘分。”李蝶飞伸手掐向赵青山的腰间,脸上却笑眯眯的。

    赵青山很是无辜,你唠嗑就唠嗑呗,怎么还掐上了,要掐你就使点劲呗,那也可以当作按摩。

    至于长发男和痘痘男的名字,两人都没有记在心上。

    聊着聊着,菜单到了李蝶飞的手上。

    “西餐可是有很多讲究的,比较注重品质,第一道叫头盘,也就是俗称的开胃品,以咸或者酸为主,第二道则是汤……”

    趁这个时间,长发男开始显摆西餐小知识。

    李蝶飞忙着划勾,无暇理睬他,赵青山则一副受教的神情,认认真真的听着。

    “这个高岭牛排看起来不错,鸡丁沙拉看起来也挺有食欲的样子,红酒山鸡……”

    李蝶飞一通乱点,哪管什么头盘尾盘。

    刚开始长发男也一脸淡定,可是听着听着,不免开始紧张。

    “余钱呐,你一个人能吃得了这么多?西餐不是这么吃的,我来帮你点吧。”

    等到李蝶飞一口气点了七八个菜却还没有放下菜单,长发男终于忍不住了,什么小有资产魔都土著,那都是吹牛的,银行卡里拢共就几千块钱,照这个趋势下去,一顿饭下来,就要变成负债份子了。

    “我帮郑钱一起点了,我一个人哪里吃得了这么多。”李蝶飞解释道。

    这让长发男长吁了一口气。

    随着菜肴上桌,聊着吃着。

    赵青山和李蝶飞尽量装作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时不时问一个西餐小知识,又时不时吹捧几句。

    长发男虽然为这次大出血感到心痛,但也收获了满满的成就感和面子。

    通过这顿饭的接触,进一步认定,这个美女很容易骗,她这个傻啦吧唧的男朋友,更是容易打发。

    说不定今天晚上,就能把这个缺心眼的大美女骗上手了。

    眼看着吃得差不多了,赵青山朝李蝶飞使了个眼色。

    “我去洗个手。”李蝶飞会意道。

    直到此刻,长发男和痘痘男都没起半点疑心。

    李蝶飞假模假样的前往洗手间,实则当然是趁长发男和痘痘男没注意,溜出去了。

    这让她觉得紧张刺激,同时又难免有一份做贼心虚之感。

    这种骗吃骗喝的行径,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也只有和那个臭家伙在一起,才会做出这种事。

    对她而言,这是一行突破底线的行为,为什么要配合那个臭家伙?

    大概是因为夫唱妇随吧。

    和臭家伙在一起的那些短暂又开心的日子,自己没少说“夫唱妇随”这四个字,那个时候也没觉得这四个字有多大的重量。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进,逐渐了解到臭家伙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夫唱妇随这四个字的重量便与日俱增。

    然而越是如此,她便越是要主动去尝试,自己究竟能不能做到夫唱妇随,绝不仅仅是因为这种行径所带来的异样

    趣味,又或者通过这种行径来积累感情。

    她站在西餐厅外的一个花坛上,笑容璀璨的朝里头挥着手。

    看到这一幕的赵青山,微微有些晃神,淡淡的阳光下,那个姑娘却好似霞光万丈。

    他从不敢说自己不爱那个姑娘了。

    不敢对自己这样说,因为他不愿意自欺欺人。

    也不敢对何晴说,因为何晴不会信,一旦说出来那就意味着把何晴当傻子看。

    他也没对姑娘本身说过,因为他怕姑娘伤心。

    “她怎么去外头了?”

    痘痘男下意识的循着赵青山的视线看向外头,看到挥手的李蝶飞,不免有些疑惑。

    “谁啊?”走神陷入了某种美妙幻想中的长发男,随口颇为不在意的问道。

    “谢谢你们的盛情款待,给你们一个建议,脑子不过关最好别出来骗女孩子,否则像今天这种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的故事,还会在你们的生命中上演。”

    赵青山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嘴巴,笑眯眯的说道,然后起身优哉游哉的向门口走去。

    “卧槽!耍老子!”

    被美妙幻想迷失了心智的长发男终于反应过来,拔腿就追。

    “结账啊!卧槽!你们三个是不是一伙的!”

    痘痘男更为迟钝,第一时间担心的是自己的钱包。

    看到长发男追来,赵青山还不忘回头摆出一副贱兮兮的笑脸,气得长发男七窍生烟。

    “愣着干嘛,被逮住了我可不管你。”

    跑出西餐厅看到傻姑娘还呆呆的站在花坛上,赵青山大喊了一声。

    暗道这傻姑娘就没有一丢丢骗吃骗喝的觉悟吗?太嚣张了。

    “吃饱了跑不动。”李蝶飞一脸委屈道,非但没跑,反而张开了双手。

    “那你撑开手是什么意思?想飞啊?”

    赵青山的速度完全不是长发男可以比拟的,见距离还远,索性在李蝶飞面前驻足,明知故问了一句。

    “抱抱……”李蝶飞撒娇道,这样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放过。

    心底里甚至在感谢,两个二愣子的义务演出,不但请客吃饭配合演出,还帮忙给自己制造了这么好的机会。

    “不抱!”赵青山义正言辞道。

    他确实没打算抱,只不过把后背交给了对方。

    “啦啦啦啦……”

    李蝶飞欢快的趴了上去。

    赵青山双手挽住她的大腿,小跑起来。

    “咱们第一次亲密接触,你就是这样背我的。”李蝶飞凑在对方的耳边,轻声细语道。

    “那你还记得后面的故事吗?”赵青山混不吝道。

    “记得啊。”

    李蝶飞丝毫不怵:“要不要试试?你把脑袋偏过来一点就可以了。”

    “到底谁才是流氓?你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咱们是在跑路,能不能拿出一点跑路的觉悟?”赵青山颇为无奈道。

    “一起做流氓呗。”

    李蝶飞笑嘻嘻道:“跑路也不影响咱们谈情说爱。”

    “你是不是还在发育?”赵青山使出了杀手锏。

    “检查一下?”李蝶飞不退反进,狠狠的撩拨着,言语之时,嘴唇碰到了对方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