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北国谍影 > 第二十章 尽数绞杀
    就在许诚言在客厅里四处打量的时候,秋山和浅野也赶走了闹事的汉子,将院门关紧,回到了屋子里。

    许诚言透过窗户从上面看到两个人走了回来,时间紧迫,他不敢多耽搁,左右看了看,试图寻找合适的藏身之地。

    可是这处房间虽然大,可供藏身的地方却很难找到。

    突然许诚言的目光看向窗户处,这处窗户又大又宽,比一般住家的窗户要大不少,尤其是窗沿也比较低。

    这样与之配套的窗帘也很大,又厚又重的窗帘拉开,垂在窗户的两边,蓬蓬松松的缀成一束,长长的拖在地上。

    许诚言眼睛一亮,这倒是个藏身的好地方,而且窗帘的位置正好处在主座沙发的侧后方,如果出手袭击,位置非常不错。

    这时,外面楼梯上的脚步声传来,许诚言不再犹豫,快步上前,隐身在宽松的窗帘后面,仔细将窗帘调整合适,上下检查了一下,确认全身被遮挡的严实,赶紧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

    外面的脚步声来到门口停了下来,房门被推开,秋山走了进来,在屋子里又巡视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出门离去。

    很快到了约定的时间,院门外敲门声响起,浅野闻声打开院门,正是韩志荣如约而至。

    浅野把他让了进来,和之前的几次一样,带着韩志荣进厅堂上楼梯,进入了二层的会客厅,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组长很快就到,请稍候!”

    韩志荣赶紧点头答应,看着浅野离开,这才来到沙发前坐了下来,不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他今天的心绪颇为复杂,自从被日本人秘密抓捕,又杀害了自己的老上司之后,韩志荣一直是战战兢兢,寝食难安,这种日子实在是煎熬,他一心盼着事情早晚了结,自己一家人逃离这里,隐姓埋名,去往北平开始新的生活,也好过这一天天惶惶不可终日。

    就在他患得患失之际,门外的脚步声再次响起,韩志荣赶紧收拾心情,打起精神,起身而立。

    房间被推开,一身便装的吉冈正雄迈步走了进来,身后是那名体型健壮高大的护卫横山。

    吉冈正雄一见韩志荣,便是哈哈一笑,示意道:“韩桑,看来今天你有好消息要告诉我,对吗?”

    他们二人两天前刚刚会过一面,今天韩志荣有紧急求见,吉冈正雄知道,这一定是有重大的事情,他已经感觉到,很有可能是军统方面的人露面了。

    韩志荣恭敬一礼,赔笑道:“确实是有重要的情况汇报。”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看向了一旁的横山,不知道该不该继续。

    吉冈正雄明白他的意思,转头向横山示意,横山赶紧躬身退了出去,像往常一样将房门掩上,垂手侍立在门前,随时听候吉冈正雄的召唤。

    吉冈正雄示意韩志荣落座,自己来到主座的沙发上坐下,韩志荣小心的坐在对面。

    “说说你的好消息!”吉冈正雄笑着说道。

    韩志荣恭声道:“您的判断非常准确,就在今天早晨,我接到了军统唤醒我的指令!”

    此言一出,吉冈正雄一下子挺直了身子,身体前倾,急声问道:“你确定,他们准备唤醒你了?”

    韩志荣将手中的报纸递交给吉冈正雄,点头说道:“是,时间是后天下午三点,在城北的东四街,那里有一家宏达昌皮货店。”

    “非常好!”吉冈正雄击掌笑道,从一开始布下韩志荣这个鱼饵,这一天他等待的很久了,现在终于要有所收获了。

    “韩桑,你做的很好,我会马上安排人监视宏达昌皮货店,事成之后,我答应你的条件会马上兑现,立刻安排你一家人离开太原,前往北平定居。”

    “多谢您的关照!”

    韩志荣赶紧连连称谢,不过他心中并不踏实,总感觉这次的见面不会简单,忍不住再次问道:“不知道上次我和您提到的蒋三,您这里有没有进行调查?我就怕他的死和军统有关,如果真的是军统所为,他们为什么要杀死蒋三?那这件事情就不简单了。”

    吉冈正雄闻言,笑着说道:“韩桑,我很欣赏你做事的风格,小心无大错,考虑的周全总没有坏处。

    我之前已经派警察局出面进行了调查,他们在乱坟岗挖出了蒋三的尸体,根据法医的鉴定,蒋三身上毫无外伤,胃里存有大量的酒精成份,尤其是肺部有积水,口鼻处有泥沙,这说明他落水之前是活着的,他们给出的判断,是因为饮酒过度,失足溺水而亡,我想这次是一场意外事故。”

    一般来说如果死者是被人杀死之后扔入河中,那么他在落水前就已经停止了呼吸,就不会造成肺部积水,口鼻处没有呼吸,也不会有泥沙侵入。

    吉冈正雄的话让韩志荣心神一松,这样看来,是这段时间自己的精神过于紧张,有些草木皆兵了,那么这次的见面,应该问题不大。

    吉冈正雄之前也是对蒋三的死因有所怀疑,直到警察局刑侦科排除了他杀的死因,他才放下心来,不然他早就有所动作了。

    此时他正在开口说话,就听见房门外的敲门声,不觉眉头一皱,他知道横山一直守在门外,而且没有特殊情况,是绝不敢擅自打断他的谈话,于是开口道:“进来!”

    房门被推开,横山快步走了进来。

    “出了什么事?”吉冈正雄问道。

    横山赶紧汇报道:“组长,有些不太对,我听见楼下有动静,而且浅野和秋山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横山此人能够成为吉冈正雄的随身护卫,并不只是因为他身手出众,是空手道的好手,更是因为他心思灵敏,观察力也是出色。

    他在门口守了好半天,不多时就发现了不对,之前一向守候在附近的秋山和浅野两人,这一次自从把他们领进后门,就一直没有出现,现在又听到了一些响动,马上就来汇报吉冈正雄。

    吉冈正雄闻听一怔,赶紧吩咐道:“你下去看一看。”

    横山一听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点头领命,转身快步下了楼梯,很快就传来了一声怒吼,紧接着就是桌椅倒地摔打的声音,显然楼下有闯入者。

    吉冈正雄和韩志荣都是一惊,果然有刺客闯进来了,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会面的地点竟然泄露,让对手找到了这个漏洞。

    凡是做情报工作的人,疑心都极重,吉冈正雄立时把目光看向了韩志荣,难道是这个人在反水?

    可是让他惊疑的是,对面的韩志荣一脸的惊恐,目光直直看向自己,同时抬手指向自己的身后,张口就要喊叫。

    可是一道寒光从身后射出,只见一把锋利的匕首,直直的插在韩志荣的咽喉处,强大的力道将韩志荣的脖颈击打的向后扬起,将他狠狠地钉在身后的沙发上。

    “啊!”

    吉冈正雄还没有来得及转身查看,就感觉身后风声乍起,脖颈处一痛,已经被缠上了一道绳索。

    吉冈正雄被吓得魂飞天外,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早就埋伏在这个房间里,还就在自己的身后突然发起袭击。

    他赶紧抬手准备挡住绳索的缠绕,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能够撑过一口气,横山就会赶回来营救自己,这也是自己唯一逃生的机会。

    可是身后之人的动作太快了,就在吉冈正雄抬手的同时,绳索飞快的绕了一圈,牢牢地锁住吉冈正雄的脖颈,用力一绞!

    “呼……呼……”吉冈正雄的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声音,他试图用手抓住袭击者的手臂,可是用尽全力,那双有力的大手,就像是铁铸的一般,纹丝不动,反而是力道越来越大,脖上的绳索越来越紧。

    “呃……”

    吉冈正雄只觉得充血发胀,脑袋好像马上就要被撕裂,思维更是一片空白,身体强烈的抽搐着。

    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尽管他全力的挣扎,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力道越来越弱,眼角和口鼻的鲜血溢出,很快意识沉寂于黑暗之中,直至气息全无,再无半点体征。

    许诚言单膝顶在沙发后面,手中紧紧的勒住绳索,心中计算着时间,直到看着吉冈正雄的脖子一歪,软软的耷拉了下来,踢在身前茶几的脚,幅度也越来越小,直至一动不动,这才缓缓地松了绳索。

    这一刻,他知道吉冈正雄这个罪行累累的特务头子,终于死在自己的手中了,心中说不出的快慰。

    这时他又看向对面的韩志荣,对方也是意识迷离,身体瘫软在沙发上,显然已经回天无力了。

    一次解决两个目标,刺杀行动总算大功告成了!

    就在这时,楼下的摔打搏斗之声停了下来,许诚言一惊,他之前看到那个护卫横山,就知道此人一定是身手不凡,绝对是个难缠的角色,这才一直躲在窗帘后面,不敢轻易出手。

    因为他没有把握在不动用枪支的情况下,在一瞬间击杀屋子里的两个目标,所以才一直等待机会。

    直到横山发现不对离开后,他才出手击杀目标,此时横山一定是在和计云纠缠,现在打斗之声停止,也不知结果如何。

    他不敢耽搁,赶紧身形向前纵出,冲出门外,一个跃身,直接从二层的楼梯上跳了下来,脚一落在实地,就看见一楼的厅堂里已经狼藉一片。

    折断的桌椅和装饰磁器的碎片散落一地,厅堂中间,横山背对着许诚言,庞大的身躯正紧紧地压在计云的身上,双手用力掐住计云的脖子。

    而计云此时躺在地上,显然已无还手之力,嘴里发不出半点声音,双手试图掰开横山的手,奋力挣扎着……

    许诚言飞快向前,随手捡起计云掉落在地上的匕首,一个合身扑了过去,右手猛力甩刺,锋利的匕首以极快的速度穿透横山的脖颈,同时用力一绞!

    “啊……”

    脖颈的大动脉被切断,一股鲜血如喷泉一样飙射而出,横山措不及防,口中发出痛苦之极的嘶喊声,双手捂住自己的脖颈,身形一斜,向前栽倒在地。

    许诚言没有上前,看着横山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鲜血迅速大量的流失,动作也是越来越小,直至寂静不动,彻底断了气。

    这才一把将计云从地上拉了起来,此时的计云已经没有半点力气,和横山的搏斗实在是艰难,受了好几处重击,浑身的肌肉筋骨酸痛难忍,他只能斜靠在墙壁上,微微抬头示意楼上。

    许诚言知道他的意思,点头说道:“放心,两个都解决了!”

    计云一听,心神顿时一懈,身子发软,靠着墙往下滑,差一点又要躺在地上。

    许诚言赶紧一把扶住他,笑着打趣道:“你不是常说,一个能打十个,怎么才打了几个就怂了!”

    “狗屁!就这一个,顶的上十个还多!”计云没好气的说道。

    他也是精于搏击的高手,在对秋山和浅野下手的时候,没有费什么力气就解决了,可是在搬运尸体的时候,碰倒了一个花瓶,结果就惊动了横山。

    双方交手,横山的身手过于强横,计云还真不是对手,他是憋着一口气,强撑着为同伴多争取一些时间,才能和横山纠缠这么久,可以说已经是倾尽全力了。

    就在他们刚刚松懈了的时候,就听见推门的声音,紧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两个人顿时一惊,相视一眼。

    “还有一个!”

    “那个司机!”

    原本计划对付司机是之后扫尾的事情,没想到他在这个时候,自己冲进来了。

    许诚言身形闪动,快步向楼梯处赶去,这时从后门走廊里跑出一个身影,正是一直守在后门的那个司机。

    横山和计云在厅堂里缠斗了许久,东西被砸的狼藉一片,动静实在是不小,尤其是最后那一声嘶吼,到底还是惊动了这名司机,他感觉不对,心急吉冈正雄的安危,于是破门而入。

    此时他手里握着一只南部手枪,目光扫过厅堂,正好看见眼前的一幕,顿时吓得心惊胆落,正要抬手射击。

    可是距离丈外的许诚言一抖手,手中的飞虎爪掠过,锋芒锐利的三道钢爪紧紧勾住司机的手腕上,用力一拉。

    “啊……”

    南部手枪掉落在地,司机左手捂住鲜血淋淋的右手腕,发出一声惨叫。

    许诚言扑了过来,飞虎爪再次抖手飞出,绳索颤动,钢爪的寒芒一闪,搭在司机的手臂上,连绕两圈缠住之后向怀里一带。

    司机身体不由自主的栽向许诚言,许诚言同时迎了上来,趁他立足未稳,一拳自下而上,重重地打在司机的下颚软处,当时就将司机打的脖子一仰,栽倒在地。

    绳索再次缠绕在脖颈之处,用力绞杀,不多时,这名司机就步了吉冈正雄的后尘,再也发不出半点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