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北国谍影 > 第二十一章 机密文件
    最后的搏杀结束,许诚言和计云都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次的刺杀行动难度极大,两个人做足了准备工作,经过周密的设计,拼尽全力,终于大功告成。

    可现在并不是松懈的时候,当务之急要尽快撤离现场,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

    许诚言突然想起,自己的匕首还插在韩志荣的身上没有收回,赶紧对计云说道:“我去楼上检查一下,你也收拾一下,我们马上撤离。”

    计云因为搏斗激烈,此时头发凌乱,衣衫皱褶,颇为狼狈,这样出去,很容易引起旁人的注意,尤其是在附近巡逻的巡警和巡逻队。

    计云闻言点头,示意许诚言不用管他,赶紧上楼去收尾。

    许诚言转身快步上了楼,进入会客厅,来到韩志荣的身边,此时韩志荣已经气绝身亡,一把握住匕首,用力拔了出来,在韩志荣的衣服上擦干血迹,贴身收好。

    再转头看向吉冈正雄,只见他双目圆睁,五窍溢血,面目狰狞,显得极为恐怖。

    正准备离去之时,突然目光扫到吉冈正雄身边的一个黑色公文包,顿时心中一动,于是上前拿起公文包,转身就走。

    他之前的几次刺杀行动,从来不拿任何物品和财物,一是怕耽误时间撤离,二是因为有些赃物很难出手,还容易给自己带来危险,这可是当初在苏南执行任务的时候,留下的深刻教训。

    可是吉冈正雄身边的东西可不一样,以他的身份,能够放在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当然不会是普通的财物,多半是具有相当情报价值的物品。

    可是现在许诚言也来不及仔细查看,必须要尽快撤离此地,再次来到楼下,只见计云已经整理利索,两个人马上出了房屋,来到了后门,探出头左右观察了片刻,没有发现异常,这才出了院门,快步离去。

    一个小时后,平安回到家中的两个人,打开吉冈正雄的公文包,将里面的物品取了出来。

    一共是三个信封,其中两个信封是黄色的,上面用日文写着“秘密”二字。

    许诚言心中大喜,果然是机密文件,急忙打开一个信封,从里面取出一份文件。

    打开之后,仔细翻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内容不少,通篇都是用日文书写,他只看了几眼,就觉得后背发凉,一颗心扑通扑通的快速跳动着,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是什么文件?”计云在一旁看许诚言的表情变化,忍不住诧异的问道。

    许诚言将文件翻阅了一遍,转手递给了计云:“这是日本情报部门对济源和孟县地区的调查报告,他们对这两个地区渗透的很厉害,竟然能够搞到国军驻守部队的军事机密,军队驻地,人员的数量,兵种的配备,各种武器装备,物资补给站的位置……,这么多的情报,他们是怎么收集到的?真是不可思议!”

    许诚言越说越心惊,吓得计云猛的站起身来,一把夺过文件,拿在眼前,急不可待的翻阅看起来。

    计云的日语水平当然不及许诚言,不过在苏南的时候,许诚言曾经教过他日文,再加上日文中包含很多中文的通假字,所以阅读文件,他还是勉强能够做到的。

    过了好半天,计云放下文件,也是脸色严肃,两个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目前在山西,中国方面主要有三支军队和日军对峙。

    一支是红党的部队,为坚决抗日,挡住日军西进的步伐,八路军从陕西过黄河,进入山西,在黄河以东,同浦路以西的广大地区,依托吕梁山脉,建立了晋西北根据地。

    一支是原山西省主席阎锡山手下的晋军部队,这支部队原本实力雄厚,可是在抗战初期损失惨重,目前驻守在晋西地区,地盘很小,兵力有限,实力相对弱小。

    最后一支就是国党的中央军,他们扼守在晋南的中条山脉,这里也是由国军重兵把守,在黄河以北的最后一条防线。

    在战争初期,日军攻占大半个山西,兵锋锐利,占领太原后,顺着汾河流域一路南下,国党为防止日军南下渡过黄河,威胁中原地区,便调集重兵,派遣了近三十万精锐部队进驻晋南中条山脉,挡住日军的进攻,并依托险要的山势构筑坚固阵地,把诺大个中条山变成一座坚固的城堡。

    中条山背临黄河,横亘于山西南部,东接太行山脉,西连稷山,长三百余里,宽一百余里,为屏障豫、陕,保障西北的战略要地。

    日军一直视中条山根据地为心腹之患,如果能够占领此地,就等于即占据了南进北侵的桥头堡,南下可以渡黄河,进攻陇海,侵夺河南等中原腹地。

    北上又可以和其在山西的主要占领地相连接,解除心腹之患,改善华北占领区的治安状况,所以,中条山地区被中日双方都视为关系安危之要地。

    为此,在之后争夺战中,华北日军调集了四个师团的庞大军力,从三面进攻中条山根据地,企图打开这道黄河北岸的防线。

    可是尽管日军的攻势猛烈,战斗打到现在,已经有六次大规模的进攻,但国党军队实力雄厚,并占据有利地势,拼死抵抗,双方在这片战场上进行了极为残酷的拉锯战,各自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结果日军每一次都是碰了个鼻青脸肿,惨败而回,为此国党高层曾经自豪地把中条山战线,称为中国的“马奇诺防线”。

    但是日军并没有死心,仍然调集重兵,包围了中条山,并试图组织新的进攻,不拿下中条山,誓不罢休!

    面对这种情况,国党部队当然也是严阵以待,把守各处要塞,时刻防备日军的进攻,而这份调查报告里面提到的济源和孟县两地,正是日本军队由东向西,进攻中条山战区的重要关口。

    可以想象,已经洞悉国军东部防线虚实的日本军队,下一次大举进攻的路线一定是中条山军区东部防线上的济源和孟县两地。

    以这两个关口为突破点,便可以一路西进,由济源进占封口和邵源,由孟县进攻官阳,直捣军区指挥部,整个中条山防线将会彻底摧毁,情况非常的严峻。

    所以许诚言和计云都是被这份调查报告给惊到了,好半天,计云才蹦出一句:“一定有内鬼!”

    “是有内鬼!”

    许诚言赞同的点了点头,日军的侦查人员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接触到这样机密的情报,只能是通晓内部机密的人,才能叙述的这么详尽。

    许诚言分析说道:“这两处关口,都是第十四集团军把守,在他们的指挥部内部,一定有一个深知内情的内鬼,在给日本人通风报信,这个人必须要挖出来,不然这以后的仗,可没法打了。”

    就算是这一次他们把情报泄露的事情上报,军区驻守部队进行了调整和防备,顶住了日军的进攻,度过了这一次的危机,可是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下一次情报再泄露,就没有这次的好运气了。

    计云苦笑道:“我们不过是基层情报员,人微言轻,手也伸不了那么长,这种事情只能靠他们自己了,先赶紧把这次的情况上报,越早越好,万万不能耽误,”

    “这是当然。”许诚言重重地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自己能做的有限,能把这份调查报告交上去,就已经是天大的功劳了。

    接下来又打开了另外一个白信封,展开之后观看,这里面只是几页信纸,是用中文书写,这是一封私人信件,信件前面的收信人就是吉冈正雄,不过里面的内容可就不简单了。

    因为这是一封投诚信,寄件人竟然是政卫处的一名高官,名叫孙名时。

    所谓的政卫处,就是之前的太原绥靖公署政治保卫处的简称,是原山西晋军特别成立的一个特工机构,直接听命山西省省主席阎镇山的指挥,活动范围仅限于山西省和绥远省境内。

    政卫处虽然和地下党,军统和中统这三个情报组织相比,实力差之甚远,不过在山西,力量还是雄厚的。

    自从晋军溃败之后,军政高官们随之撤往晋西,甚至一度逃往陕西躲避一时,而政卫处的特工们并没有闲着,他们奉命在山西各地潜伏下来,尤其是在太原,他们在这里经营了多年,根基极为深厚。

    有这样一个背景的政卫处高官,竟然要投敌叛变,一旦把政卫处的秘密向日本人和盘托出,那对政卫处绝对是一场灭顶之灾,搞不好,整个山西境内的政卫处特工都要重蹈军统太原站的覆辙了。

    孙名时在信中的语气谦卑,满篇都是奉承之言,表明愿意暗地里为吉冈正雄效力,并在之后的谈判中,愿意配合日本方面,谋求最大的利益。

    “谈判?”

    许诚言眉头紧皱,这信中所提到的谈判,内容只有只言片语,无法得到更详尽的信息,但既然是谈判,那么双方的关系就是对等的,什么人可以和日本人进行谈判呢?

    当然只有政卫处背后的大人物,原山西省主席阎镇山,也只有他的身份,才可以和日本人进行对等的谈话,难道是此人有意和日本人媾和,放弃抗日的立场,向日本人屈服?

    这个猜想可是太大胆了?一旦真是如此,整个抗战局势都将为之发生巨大的转变,山西将难以保全,对于这个有些不着边际的猜想,许诚言不敢轻易下结论。

    可如果不是,孙名时信中的谈判,又指的是什么呢?

    这一连串的重大信息,压的许诚言知只觉得胸口沉重,患得患失,一时心乱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