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远新很是吃惊。

    他只?是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了什么,可具体让他说到底感受到了什么,他又?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很是玄妙。

    饶是杜远新的心理素质一直很好,这会儿也不免惊诧。

    他忍不住看向沈画,眉头紧皱:“老师,李仁表的脉气中的确有?什么东西,我分辨不出来,那些东西正在从他的脉气中溜走……好像溜走得速度还?越来越快了,不仅如此,似乎……似乎我有?种感觉,那种东西很快就要没了。”

    沈画一直都没放松警惕。

    如果说之前,一直到喻老过世之后很久,她都认为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够撼动自己的话,那么在今天,她已经有?了足够的警惕。

    那传说中的圣医元祖,还?有?传说中的灵魂挪移,这些都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也让她收敛了内心的自傲,多了几倍的谨慎。

    试想一下,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医术都是来源于奇遇,来源于自己在异界上百年的努力,可是忽然有?一天她得知,原来早在一两?千年之前,就已经有?一个人,同样能把?医术用得出神入化?。

    她所引以为傲的脉气,其实是那位圣医元祖最先发现的!

    这足以引起沈画的警惕,让她收起自傲,放平心态。

    一旦她开始慎重对待,她还?就不信了,能有?什么瞒得过她。

    即便是她从来都没有?真正接触过的灵魂,以及那所谓的灵魂挪移,她也不觉得能给自己构成危险。

    不过麻烦或许是会有?一些的。

    她并不紧张,却也不会再像从前的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她会慎重、认真地对待。

    所以她一直在拖着岛津友希,在不断地消耗岛津友希的耐心和信心,她知道拖延的时间越长,岛津友希就会越慌张。

    如果说一开始的岛津友希还?胜券在握的话,那么现在被拖延了将近一年的岛津友希,就已经处于紧张慌乱之中了。

    急躁的情绪,会让岛津友希更容易出现纰漏,更容易出现破绽。

    这都在她的计划之内。

    她在岛津友希面前一直都表现得对所谓的灵魂挪移不屑一顾,但实际上她内心已经足够谨慎警惕,随时都在防备着可能出现的任何意外?。

    不过在岛津友希看来的话,她对他提出的一切都还?是持怀疑态度,也并不认为有?多危险。而这正是她想要麻痹岛津友希的。

    所以耐心地等了这么将近一年的时间之后,她“终于”还?是答应了岛津友希的条件,换句话说就是,她这只?大鱼,终于还?是咬上了岛津友希的鱼饵。

    终于等到今天,她看起来就跟往常没什么分别,她对岛津友希提出的一切概念还?是嗤之以鼻,最多只?是有?些好奇。

    可实际上,她可从没放下半点儿戒心。

    今天的病房外?面,充斥着特?情处的人,这里一旦发生任何变故,或者是出现任何不同寻常的动静,外?面的人都会迅速进入,接管这里。

    沈画做足了完全的准备。

    原本?她要布下这个局,特?情处以及上级领导都是不同意的。

    因为对于国家来说,岛津友希他们?不管是想做什么,也不管他们?到底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其实都无所谓,影响不了大局。

    可若是沈画因此出了意外?,那损失可就大了。

    不得不说,这个思路肯定是没错的,岛津友希他们?的任何阴谋,是否摧毁都不会造成太?大范围的影响,可若是沈画出事,那当真是巨大的无法挽回的损失!

    因此一开始,没人同意沈画来冒险。

    即便沈画自己不认为这是冒险,可对于领导们?来说,这就是冒险,风险至少?在五成以上,这在别的事情上或许不是巨大风险,但在沈画身上,那就是巨大风险,是不应该被尝试的冒险行为。

    但沈画还?是坚持,并且为此说服了上级领导,以及特?情处的左局长。

    用她的话说就是,他们?所谓的灵魂,她并不担心。

    因为就这么长时间以来,对岛津友希和岩渊明那的调查了解之后,可以确定的一点是,灵魂并不能独立存在,必须要有?躯壳。

    就好像是u盘里面的数据,储存在u盘上,哪怕是能够储存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可储存在上面没用,必须要表达出来。

    而u盘内容的表达,就需要借助于躯壳了。

    放在灵魂和人的层次上来说,就是灵魂想要表达,想要真正有?用,必须要有?躯体,没有?躯体的灵魂,完全不足为据。

    而有?躯体的灵魂,就很可怕了吗?

    也并不是。

    灵魂哪怕是再强大,只?要它需要依赖于躯壳这个载体,那么它就还?是肉身,就是一个人,是血肉之躯,那能强大到哪儿去?

    又?能可怕到哪儿去?

    所以到了今天这个关键时期,沈画和特?情处的人已经安排好,一旦病房内出现了什么不可控的事件的话,就由?特?情处第一时间接管。

    假设,遇到了比较坏的情况,比如说她真的被掌控了的话,那么有?特?情处在第一时间接管病房,也就不至于让她落入别人之。

    再假设,遇到了最最最坏的情况,她完蛋了,那么特?情处可以第一时间毁掉这个病房里的一切生命,那,就一切威胁都不存在了,包括她!

    这只?是假想之中最坏的情况,实际上沈画并不认为自己会遇到这两?种假设的任何其中之一。

    不过有?备无患,特?情处做这种安排当然是最合适的。

    毕竟,任何超出科学范畴的能力,可能会威胁到人类的能力,如果无法被掌控的话,那还?是趁早毁灭为好。

    即便那个人可能是她。

    这种种安排,都足以说明沈画是真的没有?小看任何人,她做足了准备。

    所以当杜远新说李仁表脉气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溜走的时候,沈画的注意力完全没有?被分散,她当然也感受到了。

    在李仁表脉气之中的那无形的东西溜走时,沈画同时也在岛津友希的脉气中察觉到了相同的感受……

    唯一好像没有?问题的,就是岩渊明那。

    沈画当然不会错过这些诡异之处,只?是她现在弄不明白的是,那些从李仁表和岛津友希脉气之中溜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密切关注之后,她仿佛也并未看到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隐隐约约地有?所感受,想要真正看清楚,还?是做不到。

    本?就已经心生警惕的沈画,这会儿更加谨慎了几分。

    她在密切关注着一切。

    很快,她就发现了诡异之处。

    那不知名的,从李仁表和岛津友希脉气之中溜走的东西,一开始看起来好像平平无奇,似乎走不走,对两?人的脉气和身体都不会有?什么影响一般。

    但是很快,情况就有?了变化?。

    沈画这是第一次清楚地看到人的生逐渐泯灭。

    没有?消耗,没有?消散,就像是燃料不足的篝火一样,火苗慢慢变小变弱,渐渐的连火苗都看不见了。

    简而言之,这两?人在迅速死去!

    沈画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一直以来,她对人的感知都是通过脉气来的。

    之前能够大致推断出喻老的死亡时间,就是因为喻老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际,他的身体已经无法再产生脉气,自然就没有?生可言,所以当他身体脉气消耗殆尽之时,就是他死亡之时。

    这个推断一般是不会有?错的,在重病的人身上也是如此。

    如果是受伤之类的病,病人是突发意外?身体受到损伤,就像是之前她做脊髓再生的那些瘫痪病例,他们?的生也受损了,但是受损没有?那么严重,所以她可以通过激发那些患者自身生潜力的方?式,透支他们?的生命,以此来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脉气和生,来强势修复,诱导并促进干细胞的分化?和衔接。

    但如果是其他重症病人,比如说癌症晚期、艾滋病,以及其他一些长期的慢性疾病等,那针对这些病人的话,同样的方?法就不管用了。

    因为这些病人在长期生病的过程中,脉气、生本?就已经被大量损耗,甚至是过量损耗,在此情况之下,根本?就没有?生可供透支。

    所以要治疗这些病人,只?能采用其他办法。

    沈画看了那么多的病人,观病人的脉气,可以说什么样子的脉气变化?都见过,甚至是将死之人的脉气变化?,她也都非常熟悉。

    可就是现在从李仁表和岛津友希身上看到的脉气变化?,是她闻所未闻的,当真第一次见!

    “老师,他们?是不是快不行了?”

    杜远新有?些吃惊,脸色也变了。

    一边上的孟怀脸色也同样难看,立刻跟沈画说,“我感知差了点,但也能感觉到他们?的脉气在变得虚弱,我……我可能很快就感受不到了!”

    孟怀到底是年龄大了,入门的时间太?晚,他对脉气的感知力要远低于顾深。

    一开始差距可能还?不太?明显,但是后续到现在的话,差距就相当明显了。

    顾深他们?都在不断进步,而孟怀进步的幅度非常小。

    可以说现在孟怀对脉气的感知,也就才入门之后2到3级的地步,进步非常缓慢,并且日后只?会更缓慢,甚至还?会倒退。

    这会儿孟怀都能感受到李仁表和岛津友希两?人的脉气在飞速减弱,那足以说明两?人的脉气是真的已经微弱到了不得了的地步!

    如果再不采取措施的话,要不了几分钟,这两?人就会因为脉气枯竭、生枯竭而亡!

    沈画几乎没有?太?多考虑,就做出了决定。

    这俩人死不足惜,他们?死在哪儿都可以,但就是不可以死在她的医院。

    另外?,现在也还?不到这俩人该死的时候。

    沈画动用了自己的脉气,参与到了当下这一盘棋局之中。

    刚才,她就相当于是一个旁观者的角色,她虽然利用自己的脉气给他们?打开了彼此之间的脉气通道,但她的脉气就只?在周边,并未参与进去。

    此时此刻,她的脉气是真的要参与进去。

    她也不明白可能会发生什么,不过想来这可能就是他们?想要她做的,不能让她当一个纯粹的旁观者,要让她也入局。

    要想窥见他们?这一系列的动作到底是在计划什么,她也必须进去走一遭,这其实是她一开始就想过的。

    就像是岛津友希和李仁表一开始算计她的那样,与其说是他们?在算计她入局,倒不如说是她在主?动入局。

    岛津友希他们?的意图其实很明显,她轻易看清楚了,可就是因为看得清楚,才知道必须要进去才能获得答案。

    沈画没有?看轻岛津友希和李仁表。

    即便是已经决定入局,她也时刻保持警惕,在让自己的脉气加入他们?之中,试图去接触去分离那些不知名物质时,她的警惕性已经达到顶点。

    她首先要接触的就是从三人大脑之中渗透出来的浅灰色透明的物质,这些东西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却不妨碍她用最大的谨慎去对待。

    这些东西看起来好像温和无害,它们?从几人的大脑之中渗透出来后,也并没有?任何攻击性的动作,就好像只?是很普通的大脑组织中存在的东西一般。

    只?不过这些东西渗透出来之后,就自动汇聚成团,从刚渗透出来的一丝丝一缕缕,变成了一团团。

    总体数量不多,尤其是跟此刻岩渊明那的脉气比起来,这些灰色透明的物质,总量实在是太?少?了,少?到沈画觉得自己随便一点脉气,就能将它们?给完全包裹起来。

    同时她也有?足够的信心,用自己的脉气将这些东西给包裹起来的话,哪怕这些东西再怎么表里不一,也绝对不可能冲破她脉气的包围,跑出去。

    这点信心她是有?的。

    不过沈画还?是设了双重保险。

    她的确是在想办法用自己的脉气包裹这些东西,但她却没有?托大只?用一层。

    对她来说信心归信心,谨慎归谨慎,两?者并不冲突。

    她在有?信心这些玩意儿翻不出花样的同时,毫不犹豫地使用了双重的包围圈,直接动用了两?拨脉气,一波更比一波强横地将那些汇聚成团的灰色透明物质给包裹起来。

    双重的脉气包裹层,她就不信那些东西还?能冲出来!

    不得不说,沈画的顾虑是对的。

    同时,她使用了双层包裹的方?式也是对的。

    因为事情的发展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那些灰色透明如胶质一样的物质,在被她的脉气给包裹之后,并没有?强横地冲击突围,而是像一种神奇的可以融化?的介质一般,迅速地跟她用来包裹它们?的脉气融合起来了!

    沈画都被这一变故给惊呆了。

    还?可以这样的吗?

    在第一时间,她没有?害怕,而是有?些迷惑,为什么会这样?

    脉气这种东西,她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脉气在人体内就相当于是人的生气,用途很广,但是脉气一直都是独立存在的,哪怕是最严重的疾病,也只?能消耗掉脉气,而无法污染脉气,可以说这是人体最纯净最纯粹的东西了,在任何情况下,人的脉气都是纯净无暇的。

    但现在,这种不知名的灰色透明胶质一样的东西,竟然能够跟脉气融为一体?

    沈画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点是她忽略了。

    从答应岛津友希开始,到今天进入这个病房正式帮助岛津友希实施他的计划,沈画一直都很警惕,她考虑了方?方?面面的问题,也真心觉得自己做到万无一失了。

    至少?她自己还?没找出来什么缺漏。

    但此刻,她忽然发现自己还?真的漏掉了一些东西……

    从看到这些灰色透明胶质一样的物质出现之时,她就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

    她刚才一直都在尝试着分析这些从几人大脑组织中渗透出来的灰色透明胶质物质到底是什么,但仔细想了很久,也在脑海中寻找了很多可能有?类似表现的病例来对比分析,然而始终都没个确定的答案。

    可以说,她的注意力全在这种灰色透明胶质物质到底是什么上。

    注意力集中在一点的时候,就容易有?盲点了。

    她漏掉了这种东西的特?性。

    这种东西是凭空出现的吗?

    在沈画看来,这种东西似乎就是凭空出现的,是从三人的大脑组织中一点点渗透出来的,看起来可不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么。

    但是她又?很确定,自己之前在给这几人进行探查的时候,都没有?发现这些灰色透明胶质物质,这又?说明了什么?

    至少?说明,这些灰色透明胶质物质,是跟大脑组织融为一体的,又?或者说,这些东西在渗透出来之前,并不是一直独立存在的。

    沈画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刚才杜远新和孟怀也都发现的一种情况,李仁表和岛津友希他们?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脉气之中溜走了。

    在溜走之后,这两?人的生就开始泯灭,开始走向断绝。

    她也同样能够感受到有?什么东西从两?人的脉气之中溜走,可是她却没找到溜走的到底是什么。而这种不知名的溜走的东西,在走的同时,可以说也带走了两?人的生命。

    此刻联想到大脑之中渗透出来的那种灰色透明胶质物质……

    沈画不免怀疑,两?人脉气之中溜走的东西,跟这种灰色透明胶质物质,必定是有?关联的!

    两?者可能并不是同一种物质,但绝对有?关系。

    既然两?者有?关系的话,那么两?者的特?性会不会也非常相似呢?

    那种从两?人脉气之中溜走并且同时带走了两?人的生气的东西,是融入脉气之中的,这一点毫无疑问,因为那东西在溜走之前,别说是发现它了,甚至都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若非是它自己主?动溜走,导致两?人生迅速泯灭,或许还?真的发现不了它。

    融入脉气,这一定是两?种不知名的东西同时具备的特?征!

    沈画刚才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那种灰色透明胶质物质到底是什么上,忽略掉了这一点。

    现在仔细一想,可不就是这样吗?

    那种灰色透明胶质物质,一定也是融入脉气之中的,如若不然,沈画之前在给几人检查的时候,就肯定能够察觉到这种东西的存在。

    李仁表就不说了,她给李仁表的检查也就那么两?次,但是岛津友希和岩渊明那的话,她给他们?两?人的检查次数已经数不胜数,两?人体内的没一条经络,每一个节点她都是清清楚楚的,可她仍旧没有?发现这种灰色透明胶质物质的存在……

    那这种东西的藏身之地,也只?有?脉气这一种可能了!

    藏身于脉气,如果不是跟脉气融为一体的话,她同样还?是能够检查出来,而她偏偏多次检查都没有?检查出来,那说明那东西就是跟脉气融为一体的!

    一时之间,沈画脑子里想了很多。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有?东西,能够跟脉气融为一体,而且似乎还?对脉气没有?任何伤害,也一点儿都不突兀。

    这是什么?

    她最关心的其实还?是这个问题,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不过此时此刻,她也不得不把?注意力转移一点。

    因为这东西,正在不断融化?她的第一层包围圈。

    她用了两?层脉气包围圈,来包围这团灰色透明胶质物质,此刻,第一层已经被这些透明胶质物质给腐蚀殆尽……

    这融合的速度,真不是一般的惊人。

    还?有?一层包围圈呢,沈画没有?太?着急,她立刻又?加了一层包围圈,想了一下,她又?加了一层……

    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沈画已经调用了相当多的脉气,给这团物质增加了至少?十?层的包围圈!

    这十?层的包围圈,一层比一层更厚,里面那团神秘不知名的物质,就算是想要把?这十?层包围圈全部给腐蚀掉,也是需要相当的时间的。

    这些时间,正好可以让她来好好研究这玩意儿。

    沈画对那位圣医元祖的了解极少?,仅有?的了解也是从岛津友希的口中听到的。

    从岛津友希的话里,沈画能够得到的结论是,那位圣医元祖的确是非常了不起的人,对方?发现了脉气这种东西,并且把?脉气运用在了治病救人之上,同时创办了喻派,还?吧喻派发扬光大。

    可以说,这位是玩儿脉气的祖宗。

    沈画对这位有?足够的敬意,但是敬重对方?却并不代?表她会露怯,也并不代?表她会认为自己技不如人。

    实际上她对自己在脉气的造诣上是非常有?信心的。

    她并不认为这东西能够真正伤害到她。

    只?是她现在需要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以及到底有?什么作用。

    所谓的挪移灵魂以求长生之法,就是从这位圣医元祖流传下来的,后世的所有?人的所有?操作,都是基于这位圣医元祖。

    老实说,沈画并不觉得圣医元祖会是一个追求长生的人,尽管在岛津友希看来,圣医元祖好像真的做到了长生,比如岛津友希认为现在的沈画就是没有?觉醒记忆的圣医元祖。

    长生可能是很多人的梦,尤其是有?钱有?势实力强大的人,或许会希望长生,因为他们?能永远过得很好。

    圣医元祖也属于这个范畴,但沈画作为医者的角度来说,她不渴望长生,那位圣医元祖大概也不渴望长生。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但这确实是她此刻的想法。

    沈画没有?想太?多,在给那团东西又?布置下了十?层的包围圈后,她就开始详细研究这东西。

    这东西的神奇之处在于,它能够隐藏在脉气之中,还?不改变脉气的性状,不会被脉气排斥,也不会被人察觉它不是脉气的一部分,这就非常有?趣了。

    这东西对脉气的腐蚀速度非常快。

    沈画仔细感受了一下,又?收回了自己的说法,不应该说是腐蚀,而应该说是融合。

    准确一点来说就是,这东西融入脉气的速度非常快。

    而这个融入,也是有?比例的。

    一层包围圈所使用的脉气,好像还?不够它融入的,它很快就开始侵蚀第二层包围圈……

    之前这些灰色透明胶质物质存在于岛津友希、李仁表和岩渊明那的脉气中时,沈画没有?感受到它们?的存在,当然也无从知道这是什么。

    此刻,这些东西融入的可是沈画自己的脉气,那她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好好感受的会!

    尽管对脉气的感知力非常高,但探查别人的脉气和探查自己的脉气还?是有?一定分别的。

    当然是掌控自己的脉气,更为得心应。

    沈画仔仔细细地探查自己的脉气,没有?融入那些灰色透明胶质物质的,以及已经融入了的,这两?部分脉气,对比起来更容易发现其中的不同。

    然而神奇的是,那种东西一旦融入她的脉气之中,竟然就好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悄无声?息。

    更像是一滴水流入大江大河,完全没有?了踪迹。

    这就奇了怪了!

    沈画颇为惊讶。

    她索性放开对比,仔细盯着其中一丁点正在融入她脉气的物质,追踪,时刻关注。

    然而,那物质还?没融入她脉气的时候,她能够清楚地“看”到它们?,一旦融入,她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她的脉气也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流转运行一如往常,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沈画仔仔细细地对自己的这部分脉气探查了一遍又?一遍,可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也什么都没找到。

    那些东西在融入她脉气之后,是真的消失不见了!

    更神奇的是,那灰色透明胶质物质,一开始好像是在侵蚀她的脉气包围圈,并且已经迅速侵蚀了第一圈,接着是第二圈,就在此刻它已经侵蚀完了第三圈。

    这速度不可谓不快。

    然而,被它侵蚀了的第一圈,此刻又?重新出现!

    这就印证了沈画刚才发现,这些灰色透明胶质物质,是在融入她的脉气,而不是侵蚀或者是吞噬她的脉气。

    正因为是融入,所以在融入之后,脉气就又?恢复了正常……

    沈画不得不慎重考虑,甚至是更加严肃地思索,这些东西到底要做什么。

    融入她的脉气,之后呢?

    这些东西融入她的脉气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或者说,这些东西之前藏在岛津友希和李仁表的脉气之中,又?是想做什么?以及,它做了什么。

    那东西还?在不断侵蚀沈画给它设置的包围圈,不过到了后面侵蚀速度已经慢了下来,不像是刚开始那么快。

    沈画没有?从中感受到任何威胁,再加上她布置了那么多的包围圈,它的融入速度又?变慢了,那也就不必担心它会在短时间内把?所有?包围圈全部侵蚀掉。

    所以沈画这会儿开始仔细观察李仁表和岛津友希的状况。

    灰色透明胶质物质已经被她给弄走了,跟李仁表、岛津友希以及岩渊明那完全隔离开来。

    这种灰色物质就是从他们?的大脑之中渗透出来的,这东西一开始就是存在于他们?的大脑,那么现在离开了之后,对他们?会有?什么影响呢?

    通过对他们?的观察,沈画就能够以此来推断这东西的性质和作用。

    不过情况也还?是比较复杂的,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除了岩渊明那之外?,岛津友希和李仁表身体里,除了大脑伸头出来的这种灰色透明胶质物质之外?,他们?的脉气之中还?有?另外?一种东西偷偷溜走了,而那种东西在溜走的同时,也让他们?的生变得枯竭,脉气泯灭,生命迅速消逝……

    所以此刻,无法准确判断他们?的身体状况到底是由?这种灰色物质离开引起的,还?是他们?脉气之中那种不知名的东西流逝所引起的。

    沈画也不能给出准确判断。

    还?需要再继续观察。

    不过,按照时间推断的话,引起他们?生命体征衰败的,似乎跟这种灰色物质无关。

    但他们?体内流逝的那种东西,究竟是什么?

    那种东西从他们?的脉气之中溜走,又?能流到哪儿去?

    沈画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岩渊明那身上。

    在三个人之中,岩渊明那是唯一一个脉气之中没有?其他东西溜走的人,他的生当然也没有?开始变得枯竭,相反的,他的精神好像更足了……

    果然,很快就印证了她的猜想。

    岩渊明那的脉气变得更加充足,甚至已经要超过他自身所需。

    这点不光是沈画察觉到了,杜远新和孟怀也都察觉到了。

    杜远新皱着眉头说:“是不是岛津友希和李仁表脉气之中流逝的东西,都跑到岩渊明那这边来了?”

    还?真有?这个可能。

    不然的话,无法解释岩渊明那在身体没有?被激发潜能释放更多脉气的情况下,脉气总量是怎么增加的!

    沈画也颇为惊讶。

    这种东西肯定不是脉气,而是像灰色透明胶质物质一样,融入脉气之中的东西,而这东西居然跟灰色物质一样,也不挑选脉气的所属者,随便谁的脉气都能进入,都能融入。

    那种东西还?在不断流失,李仁表和岛津友希的状况,肉眼可见地很差。

    时刻关注几人情况的孟怀忍不住说道:“如果再不阻止的话,这两?人恐怕就没命了。”

    这一点沈画当然也清楚。

    不过,这两?人自己清楚吗?

    现下这种局面,岛津友希在要求她帮忙的时候,可曾想过?

    还?是说……

    岛津友希和李仁表的作用,就到此为止了?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沈画懒得去费脑筋想,因为那就是白费力,想也想不出个结果的,干脆就不想,她不必要站在他们?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她只?需要站在自己的角度。

    而站在她自己的角度来说的话,就更简单了。

    甭管他们?究竟要做什么,从她这儿来说,岛津友希、李仁表还?有?岩渊明那,一个都不能死。

    要达到这个结果,该怎么做,其实就一目了然了。

    岩渊明那不用说,这会儿他体内的脉气充足到几乎要爆炸,当然死不了,但是李仁表和岛津友希,情况就非常危险了。

    危险归危险,也就是在死亡边缘徘徊。

    他们?面临的死亡威胁,就是源于脉气中那种东西的流逝,带来的脉气枯竭,所以只?要阻止那种东西流逝,阻止脉气继续枯竭,两?人就死不了。

    当然,这个死不了只?是暂时的,因为他们?的脉气消耗已经到了一种很可怕的地步,就算是死不了,活命的会也不多了。

    沈画闭上眼睛,又?看了一眼被自己的脉气包围的那团灰色透明胶质物质,发现它融入自己脉气的速度更慢了,她就不再多管,又?分割出一部分的脉气,去阻断岛津友希和李仁表两?人脉气之中不断流失的那种东西。

    她并不知道那种东西是什么,当然也分离不出来,更不能精准地阻断对方?,但她可以阻断几人的脉气连接啊!

    只?要阻断了几人的脉气连接,那融入脉气之中想要通过脉气连接通道溜走的东西,自然就跑不了。

    可就在沈画动之时,情况突变!

    李仁表和岛津友希的脉气忽然变得混乱,原本?平静如涓涓细流的脉气,好像一瞬间就变成了漩涡一般,这漩涡带着强大的吸引力,在通过脉气连接通道,不断地把?刚才岩渊明那的脉气给吸过来!

    要知道,不同人的脉气也是不同的,颜色上就有?细微的差别。

    不过脉气的颜色大致都差不多,可能会根据人的体质,以及人的病弱情况,脉气会呈现出一定不同的颜色。

    综合来说,脉气的颜色虽然有?分别,但是也都差不多,肉眼是看不出来的,只?有?通过脉气感知才能够准确看到。

    在沈画、杜远新和孟怀眼中,岛津友希、李仁表和岩渊明那三人的脉气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是可以非常清楚区分开的。

    但是不同人的脉气区别,可不光是颜色不同,最大区别在于不同人的脉气是不能融为一体的。

    也就是说,要截取脉气续命的话,别人的脉气,你?是用不了的,除非是经过某些转化?。

    而这个转化?,一般人根本?做不到,也就等同于是脉气不可相融。

    所以之前李仁表通过截取脉气续命的话,就只?能找跟他是直系血亲的儿子,只?有?直系血亲之间,脉气才不需要转化?就能相融。

    因此即便是岛津友希和李仁表把?岩渊明那的脉气给吸引过来,这三种脉气看似纠缠在一起,可实际上还?是泾渭分明,谁也不能融入谁。

    如果想要截取岩渊明那的脉气过来续命的话,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所以沈画也不太?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岛津友希和李仁表的脉气,从平静的几乎快要断流的小溪,忽然变成了漩涡,两?股脉气都开始用尽全力把?岩渊明那的脉气给吸走。

    就好像是三股脉气在大战一样。

    孟怀皱着眉头不言语。

    杜远新则完全被惊呆了一般,不敢置信地看向沈画:“老师,这……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岛津友希和李仁表好像在截取岩渊明那的脉气!可是,他们?截取他的脉气有?什么用?这并不能弥补他们?自身脉气的损失啊!”

    沈画当然也知道这一点。

    她也不知道他们?在干嘛,就只?能跟杜远新说:“我也不清楚,看看吧,谁知道他们?到底想做什么。不过不管他们?想做什么,目的应该都能很快暴露出来。”

    杜远新点点头。

    但很快,他又?忍不住问道:“还?有?一个问题,他们?这脉气……是他们?自己在控制的吗?”

    这个问题就问道点上了。

    沈画也在斟酌。

    岛津友希和李仁表,他们?是否具备对脉气的感知?

    应该是具备的,虽然他们?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来,但沈画猜测,他们?应该至少?具备了脉气入门甚至是3级以上的感知力。

    毕竟挪移灵魂这种事情听起来就很不科学,他们?如果不是自身能够感知到脉气,能够理解其中的可行性的话,恐怕是不会成为挪移灵魂以求长生的拥护者!

    不过这两?人也知道他们?对脉气的感知力不能泄露出去,所以一直没有?表现出来。

    既然这两?人拥有?对脉气足够高的感知力,那么他们?对自身脉气的情况也很了解,此刻这种行为,必定就是主?观上的了。

    沈画微微挑眉。

    她以为这两?人在这种状态之下,是没有?意识的。

    但现在看来,这两?人完全是有?意识的。

    准确来说,他们?是在自救。

    这就有?意思了。

    千方?百计让沈画答应为他们?实施这个方?案的人是他们?,事到临头,这是又?出现了什么纰漏了吗?

    眼下这种局面,他们?也没想到?

    原以为能够达成的长生,现在发现做不到了?

    沈画的推断其实很简单。

    李仁表和岛津友希的脉气忽然形成漩涡,很显然就是在反抗。

    而这种反抗,如果不是他们?意识上主?动形成的,那是不可能会自主?存在的,毕竟脉气压根儿就不存在反击这一项。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这两?人的意识在主?导者,是他们?主?动反抗的。

    这就有?意思了。

    看样子现如今的这种状况,这两?人事先也没考虑到啊。

    站在沈画的角度,她绝对不会让这两?人死在她的医院里,至于说出院之后这两?人是死是活,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甭管现在阻断脉气通道对他们?会有?什么影响,沈画都不会顾及那么多,她只?有?一个要求,这两?人不能死在她这儿。

    当然了,她正要出呢,这两?人的意识就自动反抗了,那她就不必再出,反正只?要最终结果是她想要的结果,那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不过么……

    沈画忽然笑了一下,睁开眼睛看了杜远新和孟怀一眼:“现在这种情况,也算是出现重大变故了吧,如果他们?意识不清醒的话,那势必要唤醒他们?,让他们?在清醒状态下,明确一下现如今的状况,到底要怎么做。不过既然他们?现在是清醒的,那这样的变故,更得通知他们?了。”

    杜远新和孟怀不明白沈画要做什么,沈画也没有?再过多解释。

    她笑了笑,主?动用自己的脉气,再度接触三人的大脑,准备唤醒三人。

    与此同时,她也在紧密关注着三人脉气的变化?。

    李仁表和岛津友希的脉气漩涡,通过三人互相连接的脉气通道,果真是各自截取了一部分原属于岩渊明那的脉气。

    但他们?互相之间脉气并不能相融,他们?即便是截取了岩渊明那的脉气,又?能怎么样呢?

    沈画对此非常好奇。

    而在她唤醒三人的同时,这份好奇心也终于被满足了。

    只?见岛津友希那仅存的一点脉气全都用来形成那个脉气漩涡,这个漩涡又?截取了一部分岩渊明那的脉气,之后,让沈画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的是,岩渊明那的脉气竟然被这个脉气漩涡给吸收进去了!

    两?股不同颜色的脉气互相交融在一起。

    正常情况来说的话,这不同的脉气哪怕是完全被混合在一起,可终究还?是无法融合的,两?种颜色只?会泾渭分明,就像是红豆和绿豆,混合一起哪怕是混合得再均匀,但两?种豆子就是两?种豆子,永远不会变成同一种豆子。

    可是现在,两?人的脉气却有?了惊人的变化?!

    沈画都被惊讶到了。

    岛津友希的脉气,和被他截取来的岩渊明那的脉气完全混合之后,岛津友希的脉气漩涡,就像是一个滚筒一样,把?截取到的那一部分呢岩渊明那的脉气给整体跟自己搅动在一起……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是在洗衣服一样,不断地搅拌,混合,再搅拌……

    片刻之后,沈画又?看到了岩渊明那的脉气,数量上大致还?是刚才被截取过来的那一部分脉气,又?重新被岛津友希的脉气漩涡给吐了出来!

    吐出来之后的脉气,又?重新输送回去给了岩渊明那。

    这一幕让沈画看得吃惊不已。

    她仔细想了想,就好像是岛津友希把?岩渊明那的脉气给清洗了一遍,又?给放出去了。

    如果是清洗的话,那么被他清洗掉的东西是什么?

    沈画想起来了那种不知名的从岛津友希和李仁表脉气之中溜走的物质。

    她下意识地就觉得,被岛津友希留下的,肯定还?是那种物质。

    所以简单来说就是,岛津友希脉气之中溜走的那种物质,去了岩渊明那的脉气之中,导致岛津友希生也开始衰竭,而现在岛津友希又?把?岩渊明那的脉气给截取过来,通过刚才“洗”的方?式,重新把?那种物质给留下,再把?剩下的岩渊明那的脉气给还?回去……

    是这样吗?

    沈画立刻就把?岛津友希的情况跟李仁表的情况做了一个对比。

    两?人的动作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就足以证实,两?人的脉气漩涡的确是在把?流入岩渊明那脉气中的那种物质,重新给掠夺回来。

    这个过程还?真的挺有?意思的。

    不过她很想知道,他们?这般费劲折腾,到底是为了什么,所谓的灵魂,又?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挪移灵魂,能实现?

    他们?所追求的长生,当真存在?

    就在此刻,沈画唤醒了三人。

    三人的脉气通道还?打开着,但是三人的意识已经全部恢复。

    当然了,恢复的程度各有?不同,岛津友希和李仁表恢复得程度显然更好一些,而岩渊明那,可能是体内脉气爆表的缘故,也可能是所有?的灰色透明胶质物质都在他大脑之中的缘故,他现在看起来还?有?些浑浑噩噩的,眼神也不清醒。

    没错,即便是被沈画的脉气包裹了十?层外?壳,可那灰色透明胶质物质,依旧还?留在岩渊明那的脑海之中,就连沈画用来包裹的脉气,也同样留在他的脑海之中。

    所以这会儿岩渊明那这浑浑噩噩的状态,是可以理解的。

    李仁表和岛津友希在清醒之后的第一时间,两?人的眼神都变得极其阴沉。

    沈画看着两?人,叹了口气:“刚才的状况十?分凶险,也幸亏你?们?两?个自救,不然的话……恐怕这会儿你?们?两?个的躯体已经死亡。”

    李仁表和岛津友希的眼神都极其难看,但没办法,两?人现在像是穿糖葫芦一样串着,沈画站在他们?的侧面,这种姿势,他们?就算是想拿眼神去看沈画,也不成啊。

    沈画道:“一开始我也没想过情况会这般凶险。你?们?的脉气为什么会忽然衰竭?哪怕是现在,你?们?的脉气水平依旧很低,而且……最难以为继的是你?们?的脉气透支很大,得不到补充的话,后果就不用我说了吧。”

    两?人还?是没说话。

    沈画又?道:“你?们?说的灵魂,到底在什么地方??该不会是骗我的吧?骗我帮你?们?实现目的,却又?不肯告诉我真正灵魂的位置?”

    两?人还?是不说话。

    沈画眉头紧皱:“真这样的话,那我可就不奉陪了,你?们?爱怎么玩怎么玩,我现在就拆了你?们?!”

    她说着,就作势要动。

    而李仁表和岛津友希的眼睛和脸部肌肉都在颤抖,就连他们?垂在身侧的,也在颤抖。

    杜远新忽然出声?,他轻咳一声?,低声?说道:“老师,他们?现在好像……开不了口。”

    沈画眨眼,恍然:“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了,金针穿脑,开辟脉气通道之后,会影响你?们?的意识,也会影响到你?们?的一切动作,包括说话。这可怎么办?你?们?不开口,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啊。你?们?只?说了让我帮你?们?开辟脉气通道,然后一直维持脉气通道不崩塌,让该过去的过去……我也不知道应该做到什么程度啊。”

    沈画若有?所思:“什么是该过去的?”

    “除了你?们?大脑之中渗透出来的那灰色投胶质物质,另外?一种过去的就是你?们?脉气之中溜走的不知名的东西了。”

    沈画自言自语:“还?有?什么吗?”

    注定从李仁表和岛津友希这儿听不到回答了。

    因为要想让两?人开口说话,就要拆掉金针,等于是要封闭掉两?人之间的脉气通道,但三人现在的情况……一旦封闭掉,岛津友希和李仁表可能会很快死亡。

    沈画看着三人,她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你?们?也没给我交代?过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我只?能……按照一开始约定的去做了。”

    “脉气通道我会继续维持,你?们?两?个的命我也会尽量保住,剩下的,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沈画特?意跟两?人交代?道。

    杜远新面带迟疑地看了沈画一眼,不过他到底没有?多说什么,完全支持沈画的决定。

    而孟怀,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李仁表和岛津友希的状况明显不太?好。

    沈画却没管那么多,她重新开始关注那团被她的脉气给笼罩了一层又?一层的灰色透明胶质物质,此刻,她的包围圈里出现了很诡异的场景。

    里面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的包围圈还?在,第四层的包围圈正在恢复当中,第五层的包围圈已经不见了,第六层的包围圈也正在被融合之中,第七层第八层一直到第十?层的包围圈还?一如开始。

    而再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部分灰色透明胶质物质,已经变得极少?了。

    它们?已经即将全部融入她的脉气之中!

    沈画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脉气上,她甚至还?调动了第一圈第二圈的脉气,还?尝试着把?这些已经融入了那些灰色透明胶质物质的脉气,和其他脉气融合对比,又?试着把?这些融合的脉气用于修复身体经络,用于清理经络杂质……

    然而不管她怎么做实验怎么使用,这些融合了灰色物质的脉气,也还?是跟她自己的脉气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甚至她自己都有?些区分不出来。

    现在能够区分开来,是因为她自己给这部分融合了灰色物质的脉气做了标记,一旦撤下标记的话,她自己都分不出来哪些是融合的脉气,哪些是她本?身自有?的没有?融合的!

    这似乎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讯号。

    可是沈画又?着实无法从中体会到危险的存在。

    那些灰色物质跟她的脉气融合得实在是太?融洽,没有?一丝丝的障碍,也没有?任何的不当,就仿佛,这原本?就是她脉气的组成部分一般!

    迟疑了片刻之后,沈画收回了这一部分脉气。

    这部分用于一层层包裹灰色物质的脉气,连带着被她所包裹住的灰色脉气,原本?都是存放于岩渊明那脑海之中的,这样的话,就等于是战场在岩渊明那的脑海之中,就算是真出了什么事情,那她最多是损失这一部分脉气,其他任何损伤都不会有?。

    但如果把?这部分脉气连带着被包裹着的灰色物质给收回到她的身体的话,就等于是转移了战场,那对她来说可能就会有?危险。

    不过她又?始终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

    如果真有?危险的话,她也总得把?这危险给激发出来吧,不然一直留着就像是□□一般。

    把?战场挪移到她的身体内,若真有?危险,那也该引爆了吧!

    当然,这种做法如果给特?情处的人知道,是肯定不会允许她这么干的。

    但是现在,不这么干的话,这件事就没个终结,一直没完没了,太?恶心人了。

    沈画没跟任何人商量,就把?这部分脉气连带着那团已经快要完全融入她脉气的灰色物质,给收回到自己的体内。

    她把?这部分脉气全部做了标记,跟她身体的其他脉气区分开来。

    紧接着,她松,放开了三人。

    她抬头看向孟怀和杜远新:“师兄,你?们?帮我暂时照看一下,我先离开一会儿。”

    孟怀立刻看过来,十?分吃惊:“你?要做什么?”

    杜远新也微微皱眉,不太?理解沈画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现在病房内岛津友希、李仁表和岩渊明那的情况明显很不稳定,也很关键,而唯一能够控场的就是老师沈画,一旦沈画离开,这边万一出事的话,那极有?可能是三个人一起完蛋!

    别的不说,如果这三个人真的因为治疗,在同一时间共同死在医院的话,那对炎黄现代?医院来说,将会是一次非常严重的名声?打击!

    人们?一定会有?各种阴谋论,会对炎黄现代?医院进行各种无端猜测,会制造无数的负面新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沈画却摆摆:“放心,别太?紧张了,不会出大事的,真有?什么问题,你?们?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他们?肯定能够撑到我回来。”

    杜远新就不再说话了,因为沈画看样子是已经有?了决定,那再说什么也是无济于事,倒不如省点口水,好好想想如果真出事的话,是要先给老师打电话呢,还?是要先想办法对这三个人进行抢救。

    沈画在离开病房的第一时间,走廊里就有?特?情处的人走上前来询问情况。

    沈画一边快步疾走一边说:“我在做一个试验,目前情况不明,我也不能完全确定。”

    特?情处最终跟着她的只?有?一个人,因为她要去普通病房,如果一群人跟着她的话,那势必会引人注目,只?有?一个人跟着她的话,完全可以说是新的学生,或者是其他什么工作人员,随便就能糊弄过去。

    沈画进了一个普通病房。

    住在这里的患者是一位肝癌晚期的患者,癌细胞扩散到全身多处器官,别的不说,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疼。

    每天在治疗之前,都要对他进行针灸止疼,否则光是肝癌带来的疼痛,就能叫他疼死。

    在挂上炎黄现代?医院的号之前,他已经做过介入治疗,但是效果不佳,由?于癌细胞大量转移,肝移植也没什么意义。

    又?因为极度的疼痛,让他多次想要自杀,虽然最终都被救回来了,但对于这个病人来说,当真是生不如死,太?疼了。

    止疼药都没用了,而一些更敏感的止疼药,医生也没法给他大剂量地开,这样活着,当真是活受罪。

    就在病人和家属都痛苦不堪之时,他们?幸运地挂上了炎黄现代?医院的一类号。

    简直是走了八辈子的狗屎运。

    对比一下二类号的价格,任何一个幸运地挂上一类号的患者,都会极其珍惜。

    其实若不是医院的一类号完全是实名制,一人一号需要身份认证不得转让,就冲着二类号的价格,恐怕无数人想要卖掉自己的一类号。

    命是很珍贵,但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的命是不值钱的,如果有?会拿命换钱,很多人都会毫不犹豫……

    而炎黄现代?医院肯定不会让人钻这个空子。

    挂上一类号却想卖给别人,让别人冒名顶替来看病?

    既然你?这么不珍惜这次会,那就上医院的黑名单好了!

    医院开业以来,不是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有?人挂上了一类号,却想方?设法卖给别人,让别人冒名顶替来看病,毕竟在其他医院,拿着别人的身份信息去看病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医生又?不会管你?真名叫什么,只?要你?有?就诊卡就行了。

    可是在炎黄现代?医院,这方?面管的就相当严格了。

    人脸识别的身份验证,足以让一切冒名顶替者无所遁形。

    在医院刚开业的那一两?个月,发生了两?次冒名顶替的,无论是卖号的人还?是买号的人,都被直接取消资格,并且加入医院黑名单系统,以后都不接受他们?的挂号。

    在这种段之下,后面再没任何一个冒名顶替的出现了。

    所有?挂一类号的,都必须是自己的身份信息自己挂号自己看病,杜绝一切黄牛等。

    这位肝癌晚期患者,他的儿子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注册之后,挂了个号,完全没想过能幸运地挂上,毕竟现在炎黄现代?医院每期的挂号人数可是超过千万!

    他连续挂了几次都没挂上,父亲的病真的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际,如果再挂不上,可能就没有?下一次再挂号的会,人就已经不在了。

    但幸运的是,就在这次,他挂上号了!

    原本?因为癌症晚期折磨而一心求死的父亲,在得知儿子为他挂上了炎黄现代?医院的号时,心里也顿时生出了一丝希望!

    或许,他还?有?救?

    不过其实也没抱太?大的期望。

    毕竟如果能救他,也只?是能维持他不死的话,那还?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