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盖世双谐 > 第四十九章 滑铲邵德锦
    邵德锦的武功,用四个字就可以形容——杂而不精。

    他的剑法还行,内功还行,身法还行,拳脚掌法都还行,就是没有一门特别突出的。

    你说他天分低吧……也不是。

    邵德锦的武学资质算是相当高的那种,小时候他学什么武功都能很快上手,比身边的师兄弟进步得都快,只是……他的性格上有点问题。

    比如说,他和别人一起学一套剑法,最初的一个月里,他已练到了第三重,别人却还在第一重,这时候,他便优越感爆棚、自我感觉良好;但很快,他在第三重遇到了瓶颈,又练了半个月后,人家到第二重了,他还是在第三重……这时,他就觉得有点不爽了。

    其实若是换个心胸豁达的人,可能也不会把这当回事儿,继续练就是了嘛,这种程度的瓶颈早晚是会过去的,哪怕别人比你先过去又如何呢?

    可邵德锦这人从小就心窄,他遇到这种情况时,干脆就不再练剑了,转而去练拳,因为拳法他上手也快啊,等到别人把剑法也练到第三重的时候,他的拳法没准也已第二重了,这样人家依然是不如他,他还是能保持优越感。

    而等他的拳法又练到瓶颈了呢,他就换身法、轻功、腿法等等,反正只要综合起来人家打不过他,他就觉得自己比别人强,很爽。

    于是,邵德锦的整个学艺生涯……基本就这么一路“爽”过来了。

    爽是爽了,大好的天赋也都浪费了。

    他的师父就曾对他说过:“你这孩子,要是再笨一些,反倒能成大器。”

    这话直到今天邵德锦都没明白,但实际上已经应验在了他的身上。

    假如邵德锦当年能专注于某一门功夫一练到底,那他今天绝对会是这四门三帮中武功最高的一位掌门,就算那沈幽然还活着也不是他的对手。

    然,还是那句话——性格决定命运。

    邵德锦这人最大的性格弱点,就是他总爱沉溺于一种十分幼稚的、在孩童之间比较常见的虚荣心和优越感之中。

    他始终觉得自己很有天分、很聪明,比别人强;如果有人在哪方面比他厉害,他就会想着“虽然你在这件事上是比我强些,但我在另一件事上一学就甩开你一大截,整体来讲还是我更强”……这种自欺欺人般的心理,久而久之就从“不承认别人比自己强”,变成了“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

    如今他人到中年,脾气是越发小气、多疑、善妒……

    武功境界呢,则是止步不前,可说是:会得越来越多,精得越来越少。

    所以说……没有兑现的天赋等于狗屎,这话是话糙理不糙啊。

    更何况,既然没有兑现,那你怎么知道你是真有天赋还是自以为是?

    邵德锦还自以为自己很有心机呢,但在狄不倦这种真正有城府的人面前,他的举动简直是可笑。

    眼下,且看那主台之上,邵德锦喝声未尽,便已运起手中那柄长剑连劈带削地攻了三式。

    那第一式“仙人指路”,取的是狄不倦的右肩,但被后者右步后撤轻松避开。

    当然邵德锦也预见到了这种情况,故在攻击落空后的第一时间便倏然抖腕,斜转剑锋,又接第二式“扫地焚香”,横削狄不倦的腹部。

    狄不倦垂目一瞧,冷哼一声,压掌一击,掌御剑力,再度破招。

    于是,邵德锦再出第三式“奔流入海”,倏然运剑,冲着狄不倦的右胸之下猛刺而去。

    铮——

    霍霍剑光之中,掌锋蹭剑的异鸣响起。

    到了这第三式,狄不倦干脆用他那戴着手套的手生生“握”住了邵德锦的剑刃,并冷笑道:“你倒是用点儿力啊。”

    他那个“力”字出口的时候,自己手上倒是突然发力,瞬间就将邵德锦的剑强行夺了过来,随即又用一个看起来很随意动作把剑甩手扔了出去。

    但也不知他是真的“随意”还是假装“随意”,那剑被抛出后,哪儿不好去,偏偏就朝着兴义门那一众弟子们站的地方去了。

    常言道刀剑无眼啊,这要是有人“刚好”被剑插到丢了性命,还真说不清是故意的还是误伤。

    好在,就在此时,兴义门帮众中有一人箭步闪出,飞身而起,在半空伸手一引一握,恍似牵起朋友的手般,用一个让人看着都觉得十分舒适的动作轻巧地接下了这把剑。

    紧跟着,他就顺势翻身上了台,站到了邵德锦和狄不倦旁边。

    此人,在场的很多人都认识,想必各位也猜到了——林元诚。

    林元诚站上台来的时候,狄不倦和邵德锦自然是已经停手了;前文也说过,狄不倦根本没把邵德锦放在眼里,所以把剑夺了之后他就没再追击。

    而这一刻的邵德锦,那脸色已难看到了极点……

    一个握剑柄的人,反被握剑刃的人夺去了手中剑,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哪怕剑断了也没这么丢人。

    “师父,您的剑。”林元诚面相掌门,双手捧剑,缓缓奉上。

    邵德锦脸色铁青地将剑拿回手中,随后,他竟是瞪着林元诚,咬牙切齿地问道:“谁让你上来的?”

    “我……”林元诚对他的反应有点意外,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与狄帮主尚未分出胜负,谁让你上来搅局的?”邵德锦接着便用更大的嗓门儿怒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师父吗!”

    他这话,就属于强行找回场子,那意思就是——“虽然我的剑掉了,但我还没输,我本来是想徒手上去跟狄不倦继续过招的,结果你这么一上来,就给搅和了。”

    “徒儿以为……”林元诚还想解释两句。

    不料,邵德锦根本不让他解释,厉声打断道:“以为什么?以为我需要你来给我拾剑?混账!”

    他一边骂着,一边就一个巴掌甩过来了。

    林元诚这人啊,你说他傻吧,他也不傻,很多时候都挺机灵的,但你说他不傻吧,他有时候却很天真,很“不懂事”。

    此刻,面对邵德锦的这一巴掌,他居然……躲开了。

    “你!你还敢躲?”邵德锦这一巴掌甩空,登时惊怒交加,“好小子……你自作主张,拾剑上台,搅扰为师,为师说了你两句你不但想顶嘴……还……还……”他说到这儿,已是怒不可遏,连声音都在颤抖,“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

    邵德锦这回可真是气大发了。

    本来他的剑被夺去已经很丢人了,但在那刚丢剑的当口,他还有机会可以用拳脚再上去攻个几式,稍稍掩盖一下尴尬。

    结果那林元诚飞身接剑,乘势上台,狄不倦也是收手不出,俨然断绝了他再度出手的可能,他只能借着迁怒于林元诚来找回点场子。

    却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不识茬儿。

    邵德锦本就嫉贤妒能,这些年对林元诚一直心有嫌隙,眼前来这么一出,他能不怒吗?

    然,正是因为他太过愤怒了,故而忽略了一件事……

    此刻,在他大声咆哮的同时,会场中的众人,包括狄不倦的余光,已然从他和林元诚的身上移开了。

    因为有两个人,这会儿已从主台下方那条大道快速逼近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邵德锦准备再度出手去打那林元诚之际,孙亦谐的一记滑铲也奔着他的后膝盖来了。

    邵德锦可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人背后偷袭……

    也别说他没想到,台下的江湖群雄也都傻了眼;他们所有人都以为混元星际门这俩“老头儿”奔向主台是打算上去劝架来着,谁能想到这俩货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声不吭就背刺了邵德锦。

    “啊——”

    伴随着一声惊讶的惨叫,姓邵的当时就跪那儿了。

    这还没完,与孙亦谐的滑铲同时抵达的,是黄东来冲着邵德锦后脑勺的一巴掌,上海话那叫“头嗒”。

    这一巴掌打上来,倒也不至于让人脑震荡,就是真疼啊。

    邵德锦被打完这下人都懵了,他正跪在那儿正不知所措呢,孙亦谐和黄东来却已双双撤身后退,闪到了狄不倦身后两侧。

    下一秒……

    “呸!你个老不羞,打输了就拿自己门中小辈撒气!你要不要脸?”刚刚才从背后偷袭过别人的孙亦谐如是问道。

    黄东来则冲着林元诚道:“林少侠,你不要慌,今日在天下英雄的面前,这姓邵的不敢造次,别的不说,就说这台上,咱狄帮主也会给你做主的。”

    狄不倦现在看见这俩货说话就觉得胃疼,一听他们三言两语又把自己给拱上去了,心中也是暗道:“你俩做主就行了呗,我哪儿做得了什么主啊?我被你们搞得自己这点儿事儿还没撇干净呢,你们还要我去管别人师徒内斗?”

    “你……你们……”此时,邵德锦总算是有点缓过劲儿来了,他站起身来,像一头野兽般因愤怒而喘息着,其凶狠的目光扫过了林元诚、狄不倦、和躲在狄不倦身后的孙黄二人,“……真真是欺人太甚!”他顿了顿,举剑一指刚才打了自己后脑勺的黄东来,“贼老道!背后偷袭算什么本事!你可敢过来与我单打独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