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盖世双谐 > 第四章 林中救樵夫
    迷魂凼这个地方,隐于群山之中,路径交错,沼泽纵横,因其地形复杂诡异,又烟雾缭绕,极易使人在其中迷失方向,故而得名。

    那山壁上刻的那字,就是在告诉黄东来,他已闯入了这如同“鬼门关”一般的迷魂凼中。

    但黄东来随即又一想……这字儿好像有问题啊。

    眼前的山壁那么高,且表面光秃秃的,连没个能攀搭的旮沓都没有,这么大的十几个字,还刻在那么高的地方,怎么办到的?

    这儿可是深山之中,就算你有辆可以搭云梯的工程车,你也开不进来啊,何况这个年头根本也没那玩意儿。

    难道是武功高强之人用内力远程操作的?

    这可能性倒是有,而如果这就是答案,那刻字之人的武功肯定是绝顶中的绝顶。

    前文也说过,能将内力外放,并作用于极远处的人,就已经是一流高手了,在这个基础上再做到收放自如,便算达到了超一流的境界,而类似“用内力在远处的坚硬物体上刻字”这种破坏力与精密性并存的操作,必定得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加上多年苦练才能达成。

    那再往玄了想呢,还有一种可能……或许这处山壁以前不是“山壁”,而是“平地”,后来被某些修仙的大佬“搬”过来才变成了现在的状态。

    当然了,假设这世上真有连山都能移动的人,那这人直接“飞”起来把字刻了应该更方便。

    无论如何吧,总之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刻下这两行字的绝非常人。

    而让黄东来感到疑惑的点是——这位高人刻这字的动机是什么呢?

    假如刻这字的人是想提醒、帮助别人远离危险,那这人多少都该留下一些如何逃离这里的提示才对,可这两行字里根本没有那种信息,单纯就是在告诉你坏消息。

    “这吓唬人的吧?”因此,黄东来稍微琢磨了一下,便下了这么一个判断。

    这个结论,大致也是对的。

    其实这些字,昨儿个还没有,就是今天早些时候有人刚刻上去的,或者说,是特意写给他看的。

    那刻字的人,主要是想考验一下黄东来的勇气;说是在“吓唬”他……也没错吧。

    “哎呀,算了算了。”黄东来想了一会儿,就自言自语道,“本来也找不着北了,什么迷魂凼鬼门关,跟我在山里乱转有什么区别嘛。”

    他念叨了这么一句,便顶着疲惫,继续前行。

    黄东来并不知道,假如这个时候他选择立刻调头往回走,那么不出一时半刻,他就会走出这山林,且此生再也找不到回那块山壁前的路了。

    但恰恰因为他通过了这第一个“考验”,所以他还得继续受苦……

    …………

    天色渐暗,周遭的云雾越发浓厚。

    绵绵不绝的寒意伴随着山间的湿气层层浸入黄东来的骨髓,但同时,他又感到极度的渴,渴得嘴唇干裂,嗓子糙痛。

    “这样下去不行啊……”黄东来这会儿是真到极限了,自打看到那刻字之后,他又硬撑着走了半个多时辰,这期间莫说是吃的,就连一处干净的水源他都没瞅见,周遭的景色也都是大同小异,难以分辨。

    但他又怕自己一旦停下脚步歇着,就再也站不起来了,那样的话……接下去等待他的只可能是死亡。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就在黄东来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得,远处的林雾中,隐隐传来了一阵呼救声。

    黄东来起初还以为是自己饿得头晕眼花幻听了,但他越往前走,那声音就越清晰。

    “呵……”这一刻,黄东来却是笑了。

    这人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啊,就容易产生这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这时你再遇上什么糟心的事儿,反倒不会太在乎。

    “我这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了,还救命呢。”黄东来一边苦笑着,一边还是循着那声音去了。

    行了大概几十米吧,他便看到……有个人正靠坐在一棵枯树下,有气无力地这么喊着。

    那是个看着四十来岁的汉子,长得五大三粗,一身樵夫的打扮,不过此刻他的手边既没有斧子也没有柴。

    几乎在黄东来看到他的同一秒,他也看到了黄东来。

    “啊!这位公子,快……快来救救我啊!”那人立刻像是瞅见救命稻草一般,声音一下子就高了起来。

    “唉……来了来了……”黄东来虚着眼,拖拖拉拉地走了过去。

    倒不是他不想快,是他真的没什么力气了,走不快。

    待走到近前,黄东来才发现眼前这人有点不对劲——这人的右腿膝盖以下,正以一种一看就很怪异的角度弯折着,乍一看就仿佛一根被拧折的鸡翅那般。

    “这位大哥,你这腿是……”黄东来打量了对方一番,随即问道。

    “唉……倒霉啊……”那人一脸痛苦地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陡坡,“今日早些时候,我在那个坡上的林里砍柴,没曾想脚底一滑,从那坡上滚了下来,结果就摔折了一条腿……当时把我给疼得啊就,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幸好现在遇上公子你了,若是让我独自在这里等到天黑,我怕是要喂了狼咯。”

    黄东来听罢,这心里话说啊:你遇上了我还不是一样,我现在比你好不到哪儿去,没准得跟你一块儿喂狼。

    当然,表面上他还是故作镇定地言道:“呃……这位大哥,你是住在这山里的吗?”

    “对对。”那人回道,“我叫赵阿椿,就住在这山坡的另一头,以砍柴为生。”

    “砍柴为生?”黄东来闻言,当即面露疑色,“你在这深山里住着……砍来的柴能卖给谁去?”

    “卖到集市上去啊。”赵阿椿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

    “集市?”这话让黄东来觉着更奇怪了,“这附近有集市?”

    这下换赵阿椿用一种疑惑的口气反问了:“翻过前面那座山再往北走几里地就是荥经县城啊,公子你……不是打那儿来的吗?”

    “啊?荥经?”黄东来出门前也看过地图,依稀记得这个地名,他不禁轻声念道,“我已经走得这么远了?这都快穿到瓦屋山西北面去了啊。”

    “公子……公子?”见黄东来若有所思地发愣,那赵阿椿又叫了他两声。

    “嗯?什么?”黄东来回过神来,应了一声。

    “呃……您看,您能不能行行好,搭把手,把我扶回家啊。”毕竟这是性命攸关的事,赵阿椿也不跟黄东来客气,他直接就提出了这个要求。

    按说呢,这要求也不过分,你一个大小伙子,莫说是扶一个折了一条腿的人走两步,你就是背着一个人上山也应该不在话下啊。

    可现在的黄东来,是一种连自己都快要躺下的状态了,他还希望有人来扶他呢,这要求对他来说……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

    “大哥,我跟你说实话啊……”黄东来的确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不是不想帮你,但我呢……是打这瓦屋山东南面走进来的,一路走了四天三夜才到的这儿,眼下又已经是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了,怕是扶不动你啊。”

    “啊?这……”赵阿椿一听,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又紧张起来,“那咋办啊……”

    “要不这样。”黄东来道,“大哥你身上有没有吃的喝的,先拿点出来给我对付一下,我乃习武之人,只要吃点儿喝点儿,再稍稍歇上一会儿,就能恢复不少气力,到时候我背你回家都行。”

    “我身上也没有啊。”赵阿椿用很为难的语气回道,“我今儿早上出门的时候就带了斧子和筐,之前滚下山坡的时候也都丢了……”他说到这里,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诶?要不然这样……我住的那茅屋离这里也不是太远,公子您可以先一个人到我家去,在屋里寻些水和吃食,你吃上两口、歇一下,再折回来接我。”

    “可以啊。”黄东来也没多想,顺嘴就答应了;对他来说,这与其说是他“帮”别人,倒不如说是别人帮了他。

    这天越来越黑了,事不宜迟,赵阿椿又跟黄东来详细讲了讲他那住处的位置,两人便暂时分别。

    或许是因为重燃了希望,本已是强弩之末的黄东来咬紧牙关后愣是又压榨出了些许体力,支撑着他一路爬上了那个山坡。

    赵阿椿没有骗人,他的住处离他出事的那个地方的确不算太远,换做平时,黄东来只要施展起轻功,五分钟就能到,即便是让一个普通人来走,从下坡到上坡再穿过一小片树林,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

    但此时的黄东来,连走带爬地行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完……

    这荒山野岭的,那茅屋自然也没什么锁,所以黄东来推门就进,一进去就把自己的行李包袱往地上一扔,直奔灶台。

    他掀开灶上的锅盖一看,锅里有半拉吃剩的饼,他二话没说就给塞嘴里了,然后他就一个回身,又跑到屋子另一角的水缸里用瓢舀了口水喝。

    冬至这种日子,什么气温大家可以想象,这没加热过的饼和水与其说是凉的,不如说是冰的,但对一个一天一夜没吃没喝还在不断走山路的人来说,哪怕是馊的他也不会介意。

    不到两分钟,这点吃食就被黄东来给解决了。

    他也不耽搁,立马就往别人炕头上一坐,开始运功调息……就这样,又过了一刻来钟功夫,黄东来已再次起身,准备回去救赵阿椿。

    或许有人会奇怪,才这么一点时间,咽下去的饼都还没消化完呢,黄哥就调息完了?

    当然不是……

    经过此番休整,黄东来只是稍微缓过来了一点儿而已,但他明白,那仍在野地里坐着的赵阿椿情况比他要紧急,再晚一点这天就要完全擦黑了,到时候恐生变故,所以他只恢复了些许的体力便再度出了门,连行李都没有拿。

    这会儿他是想着:反正先把赵阿椿背回来再歇也不迟。

    然而,当他返回那棵枯树边的时候,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了。

    那折了腿的赵阿椿……居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