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任何东西,在这个世界上,都有其价码。

    当你的价码,达到了对方预期的底线时,一些原本看来不可能建立的交易,也会达成。

    反之,哪怕看起来很有把握达成的交易,也会泡汤。

    我不知道老专家的女儿出的价码是什么,但肯定不如我出的价码高。

    双手枕在脑后,我双眼轻合,静静聆听帐篷外,老专家女儿与冒险家之间的讨价还价。

    这种感觉有点像前世收听的两人有声剧场,不知道被人如何看待,反正我觉得这种有声剧场有助睡眠。

    听了没多大会儿,我就有点迷糊了,并在昏昏沉沉中,睡着了。

    再一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半。

    出了帐门,就闻到阵阵香气袭来,有懂得烹饪技术的冒险家正在生火造饭。

    冒险家领队则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听几个冒险家吹牛逼。

    绝大多数冒险家,尤其是接赏金活儿,受雇佣的冒险家,都有个相同的最大爱好,那就是吹牛逼。

    似乎在他们看来,会吹牛逼是门必修手艺,而能够吹好牛逼,算是技高一筹,要是把牛逼吹的栩栩如生,那算是登堂入室,倘若牛逼能被吹到没边儿了,却还能让人深信不疑的话,那可就是一代宗师了,在这类冒险家群体当中,享有极高的荣耀,要是再有切实的实力的话,可为这群冒险家当仁不让的领袖!

    看看这群吹牛逼的冒险家眉飞色舞,口沫横飞的样子,再看看静坐一旁,嘴角上挂着高深莫测笑容的冒险家领队,我不得不在心里称赞一声:领队不愧为领队,就是比旁人更有气质,也更加深不可测。

    在我观察一众冒险家吹牛逼时,冒险家领队似有所感的回了下头,刹那间与我四目相对,楞了一下,立马原地弹起,快步小跑到我面前,道:“大人,您醒了。”

    “嗯。”

    “敢问,什么时候开始动工?”

    “今天不动工”我道:“大家休息一天。”

    “啊?哦,好的,大人!”冒险家领队连忙应道,并将这个命令大声告知其他人。

    众人一阵欢呼,除了被我排除在外的专家小队成员。

    此刻,他们凑到一块儿,坐成一圈,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我对他们的谈话内容毫无兴趣,哪怕他们讨论的内容是如何阻挠我继续深入探墓,又或者联系什么人给我制造麻烦,我也都一样不感兴趣。

    因为只要不把巨石挪开,他们想要从旁进入古墓,可就得花费大把时间了。

    而且还要保证不被我发现,否则必将受到惩罚。

    仔细想一想,这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嘛。

    当然,若是他们真的在我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开凿出盗洞,潜入陵墓,带走什么,事后,我也绝不会追究他们任何责任。

    甚至我还会以个人名义,奖励给对方一笔钱才,权当做对对方高超技艺的嘉奖。

    早餐过后,我休息片刻,起身找了块空旷的地方,练习刀法。

    我的练刀技法特别简单,就是照准一个姿势,不停的挥刀,挥刀,再挥刀。

    这是我自己总结出来的刀法技巧,简单,枯燥,但是绝对实用。

    挥刀的过程中,不但有冒险家前来围观,还有专家小队的人也一并来此围观。

    但我浑然没有半点不适,依旧不停的挥刀,挥刀很快,我就进入佳境之中。

    入境之初,挥出的每一刀,都似无物,仿佛整个世界,都处于虚空之中。

    入境之中,挥出的每一刀,都似有什么拦在刀刃前面,不断的与刀刃碰撞,试图阻止刀刃前进。

    入境之后,挥出的每一刀,都似乎遭遇万钧大山的阻挠,每一刀砍到最后,都好似沉入泥沼一般,艰难前行。

    完全入境,那种阻滞感,不知为何,陡然间完全消失,身心仿佛又一次坠入虚空之内,天地之间,仿若只有我一人。

    然而,却不孤独,也不寂寞,因为,在我耳畔,有呢喃声响起,飘飘渺渺,不切实际,却又真实存在,可又分辨不清具体的词字。

    “好奇怪的感觉”在感觉这种意境的同时,我心中喃喃道。

    “单论刀法,你其实已经自成一派,返璞归真了。”

    大太刀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直到这时,我才缓过神来,问道:“刚刚的状态怎么回事?”

    大太刀反问道:“你自己的状态,你不清楚?”

    “不清楚。”

    “刚刚你已经踏入了刀法的最高境界。”

    “这怎么可能?”我不解道:“我虽然练习刀法,但这些刀法中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我自创的瞎鸡儿砍刀法,实用性倒还面前说得过去,但外观实在难以恭维,凭着这样的刀法,我也能踏入刀法的最高境界?”

    “谁跟你说,刀法就一定要好看?”大太刀反问道:“这就像谁曾说过,剑法就一定要飘逸,灵动?”

    “臭小子,你记住,你是冒险家,不是演员,你不需要把刀法演绎的有多精彩,有多华丽,只需要简简单单的一击必杀,这才是冒险家该做的。”

    说到这儿,大太刀竟然发出一声叹息,随后问道:“我有和你说过,我是在什么时候降临的和风大陆吗?”

    “没有。”

    “我是在被你称作上古时期的那个年代降临到和风大陆的,并且降临之时,还只是上古时期初期。”

    “我曾有幸被上古妖精使用过,虽然他无法与我沟通,也无法感知到我的存在,但能够被使用,就远比静静躺在森林的某片儿不为人知的草地上要强得多。”

    “在他使用我练习,战斗的时候,我也渐渐发现了一个很关键的点,那就是——他的刀法也很不起眼儿,虽然没有你的自创刀法那般既难看又花里胡哨,但他的刀法却绝对称不上惊艳,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刀,但这一刀之内,却蕴含了极大破坏力,像你之前能看到的秘银棺椁,只要那个人想,挥手间就能将棺椁切成碎块。”

    “这个沃克从未听说过,你也没给我讲过。”

    我一边挥刀,一边问道。

    “那只是时机未到,不宜过早告诉你,说不定会影响到你的未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