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三百二十章 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
    跑车在山间小路驰缓行,前往九龙附近的黄山村,随着高楼大厦逐渐远去,道路的状况开始糟糕起来。

    不得已,廖文杰找了棵歪脖子树,靠边停车,带着野上冴子改为步行。

    “阿杰,阴阳眼一经开启就永远无法关闭,是吗?”野上冴子询问道。

    一路上,她看到了不少游魂野鬼,正常生老病死的,形状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不正常的,比如车祸现场的鬼,怎一个惨不忍睹。

    “我收回法术就可以关上你的阴阳眼,可我觉得你还想再看一会儿,所以就没问。”廖文杰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很有眼力劲儿。

    “……”

    野上冴子翻翻白眼,没有多说什么。

    廖文杰是对的,她确实有这种想法,直面恐惧才能了解恐惧,她想看清世界的背面就不能逃避。

    “冴子,你很有胆色,但没必要,这不是你的世界,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是我给你的眼睛,做自己就行了。”廖文杰好心提醒,野上冴子是警界精英,擅长使用枪械和飞刀,却也只是个普通人,即便她看清这个世界,也没法改变什么。

    既然如此,何苦自寻烦恼。

    “不,世界上像你一样的人不在少数,你们已经出现在了我的世界里,哪怕是为了获取情报,我也必须更加了解你们。”野上冴子坚持己见。

    “行吧,你胸大,你说得都对。”

    廖文杰耸耸肩,而后阴森一笑:“丑话说在前面,前面的村庄很恐怖,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是因为那个叫‘楚人美’的女鬼吗?”

    “嗯,90年代初的事情,很久远了。她是个怨气很重的女鬼,生前被人面兽心的丈夫陷害,惨遭毒打而死……”

    廖文杰简单说了说楚人美的情况,他对这个故事印象深刻,可真要他细说,细节部分又不知从何谈起,脑子里只有一个大概的模糊轮廓。

    听起来很矛盾,但十分真实。

    童年阴影看一遍就不想再看第二遍,廖文杰可以在看见档案时瞬间想到蓝衣长发的楚人美,知道她的尸体躺在一处水潭中,可要说水潭的具体位置,他也只能两手一摊,老老实实顺着线索查下去。

    所以,与其说他对楚人美印象深刻,倒不如说这个名字成了一个符号,就像贞子一样,提到女鬼就没法绕开。

    说道贞子,廖文杰眉头一挑,霓虹那边有杀人录像带吗?

    “冴子,你在东京听说过杀人录像带吗?”

    “什么杀人录像带,和楚人美有关?”野上冴子警惕道。

    “没有关系,楚人美在港岛,杀人录像带在霓虹,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阿杰,你……看到了,对不对?”

    野上冴子眼中精光一闪,好奇道:“关于楚人美的事情,你是从档案里获得的资料,还是用自己的能力看到的?霓虹的杀人录像带又是怎么回事,你还看到了什么?”

    “冴子,你太激动了。”

    廖文杰耸耸肩,实话实说道:“我的确有些微不足道的小能力,但必须和对应的人、事物接触,才能触发这个能力。楚人美是我看到的,杀人录像带属于胡编乱造……呃,也不排除它确实存在。”

    杀人录像带!

    野上冴子默默记在心头,眼见廖文杰承认自己的能力,当即深入挖掘起来:“阿杰,你能看到多少,比如……比如我,我的未来会发生什么?”

    “不会发生什么,一辈子平平安安,除了单身没对象,孤独终老,其他没什么不妥。”

    “一辈子单身…没对象……”

    野上冴子表情僵硬:“不会吧,你再仔细看看,是不是看漏了什么。”

    廖文杰摇摇头:“在游轮上的时候我就看过了,獠会和阿香结婚,你没希望的。”

    “居然还有这样的未来,那真要恭喜他们了,阿香真惨,獠可不是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婚后肯定少不了出轨外遇。”

    野上冴子感叹一声,而后朝廖文杰靠了靠:“单身一辈子,想想就可怜,但我有一点没想明白,为什么我连你的备胎都没混到?是你改邪归正了,还是某天你人没了?”

    “说得什么傻话,我怎么可能改邪归正!”

    廖文杰不屑撇嘴,而后眉头一挑,乐呵呵道:“这是没有我加入的未来,有了我之后……算了,不说了,毕竟那几个孩子还是挺可爱的,不能贪图一时嘴爽被我说没了。”

    野上冴子:()

    好可怕的未来,她都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

    “喂,这么离谱的未来,你是认真的?”

    “前半段獠和阿香结婚的事,你心里应该是有数的,我骗不了你,后半段咱俩之间的事嘛……”

    廖文杰停顿半晌,直到野上冴子面露紧张,才一本正经严肃道:“信则有,不信则无,命运这种事谁能说得准呢!”

    “那就是没有咯?”野上冴子松了口气。

    “没就没吧,只是可惜了那几个孩子,超可爱的,是你视若生命的珍宝呢!”

    “……”

    ……

    黄山村。

    废弃多年的荒村,杂草铺满村中小路,破落的砖墙屋院不见房门窗户,一间间的屋子好似口眼漆黑的扭曲人脸,一动不动匍匐在枯枝败叶中。

    临近村子的居民对黄山村知之甚少,谣传此地曾经闹过鬼,三天时间死了大半人,余者纷纷搬走,黄山村因此废弃,成了老一辈口中的鬼村。

    有人不信邪,挑了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在黄山村扎帐篷住了一夜,第二天被人抬走,抖得像个筛子,躺了半年才勉强下地走路。

    自此,这个村子就成了禁地,被附近村子的居民刻意遗忘,也没人再敢去找不自在。

    “冴子,你运气真好,阴天雨湿声啾啾,今天你能过过眼瘾了。”

    廖文杰抬头看天,刚到村口,万里无云突然转阴,地面潮湿升起朦胧薄雾,能见度降低,废弃荒村瞬间阴森可怖起来。

    且不说村子里的确有鬼,数量还不少,即便没有,视觉效果也足以让人头皮发麻。

    “阿杰,不用吓唬我,敢跟你过来,我就没打算逃避。”野上冴子僵硬回道,笑容十分勉强。

    “那你倒是把手松开呀!”

    廖文杰晃了晃自己被死死抱住的胳膊,刚到村门口,野上冴子就一把抱住了他,也就是他心眼好,否则绝不会容忍对方光明正大占便宜。

    “没,我只是有点冷而已……”

    野上冴子低头看着地面,颤巍巍出声。

    只因村子家家户户,每间屋子门口都站着面无血色的鬼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仿佛全村人都在等着她开席。

    死鱼一样的眼神诡异阴森,十几道冰冷视线集中过来,直让她如坠冰窖,走路全靠被廖文杰拖着。

    “怎么样,要不要帮你把阴阳眼关了?”

    请务必快点!

    野上冴子咽了口唾沫,心里发憷,嘴上倔强道:“无所谓了,你非要关,我又不能拦着你。”

    “那算了,祝你今晚有个好梦,别老想着床底下、窗户外、衣橱、卫生间里有人。”

    “……”

    廖文杰拖着野上冴子继续行走,本想带她走进村中踏青,近距离呼吸一下青草香气,结果在村外荒地边看到了三个人影。

    人,活的,不是鬼。

    “居然还真有人不怕死……”

    廖文杰嘀咕一声,拖着野上冴子朝荒地走去,受不了后者一小步一小步的龟速,抽出手臂揽住她的腰肢,快步走了起来。

    “嘶嘶嘶!”

    刚走两步,廖文杰倒吸一口凉气停下。

    “怎么了,那三个人是……鬼?”

    野上冴子紧张不已,新手开阴阳眼,没有廖文杰指点,是人是鬼都分不清。

    “不是,冴子你腰好细。”

    “……”

    ……

    “你们三个是什么人,这里很危险,没事赶紧离开!”

    廖文杰走到荒地,发现三人两青一老,地上还有一个火盆,纸钱灰烬被山风卷起,打着旋儿冲上半空。

    “你们又是谁?”

    “你这张脸,我好像在哪加过……”

    廖文杰看向提问的青年,他在档案上见过青年的照片复印件,是参加招魂游戏的五人之一。

    想到这,果断从怀里摸出自己的证件:“我姓廖,招魂游戏的案子由我负责,麻烦配合一下我的工作。”

    两分钟后,三人自我介绍完毕,两个青年分别是参加招魂游戏的作死分子‘小明’、热衷灵学的戏剧老师‘发毛’,最后的老人家就比较厉害了,楚人美的外甥‘李强’。

    别看老人家一把年纪,头发花白,牙都没有几颗,十岁时也是一代强者,靠一支平安镯便镇压了楚人美大半个世纪。

    “美姨生前不是这样的,她长得漂亮,又心地善良喜欢帮助别人……”

    李强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回忆曾经,楚人美生前是个粤剧演员,十分喜欢表演,后来嫁给了村里德高望重的教书先生。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教书先生一表斯文,实则是个心如蛇蝎的禽兽。

    教书先生娶了楚人美之后,遇到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凭借腹中墨水将其勾搭到手。为了攀附权贵,这货想出一条毒计,既能轻易除掉碍事的楚人美,又能保全自己清高的名声。

    教书先生对楚人美谎称染上了鸦片,因为没钱,每次上瘾时痛不欲生。

    精湛的演技成功骗到了楚人美,怕丈夫抽鸦片的事情传出去,损害他的名声,便咽下眼泪做起了皮肉生意。

    刚开张,风声走漏,被村里人当场抓奸。

    楚人美不愿说出教书先生抽鸦片的事,一口咬定是自己勾搭奸夫,黄山村一群老东西为了保住村子的名誉,执行私行将楚人美活活打死。

    大石落下,一颗人头血肉模糊变形。

    楚人美的尸体被一卷草席包着,扔在了山里坟地,暴尸荒野连个幕坑都没有。

    两天后,李强得知奸夫和执行私行的人都是教书先生安排,便来到坟地哭诉,在楚美人的尸体前,讲明前因后果。

    当夜,怨气冲天,楚人美化身厉鬼屠戮黄山村,三天内杀了六十六个人。

    之后楚人美怨气平息,还是因为李强,他拿着楚人美送他的平安镯,成功让自己的姨娘答应不再杀人。

    “很可怜的女人,但冤有头债有主,她不该再造杀孽……”

    廖文杰听完故事,唏嘘着摇了摇头,楚人美的不幸和教书先生有关,和当时的黄山村有关,时过境迁,现在被她杀害的人都是无辜者。

    远的不说,就拿眼前的李强来举例,楚人美可以杀任何人,唯独这个外甥不该杀,可是……

    廖文杰记得很清楚,李强意外饮水,被楚人美毫不留情干掉了。

    “警官,我知道说这些你可能不信,但这次的案子真不是人为,美姨她这么做,一定是……一定是有她的原因。”李强干巴巴出声,想不通楚人美沉寂多年,为何突然跳出来再造杀孽。

    “我相信,我也知道原因,她的手镯掉了,怨气难平又开始杀人。”

    廖文杰瞄了眼不远处的水潭,双目注视潭底,半晌后,他松开野上冴子的纤腰,蹲下身将掌心按在潭水之中。

    咕噜噜————

    异变突起,潭水翻滚冒泡,泥沙上涌,整个池子一片浑浊。

    “郎在芳心处,妾在断肠时,委屈心情有月知~~~”

    “相逢不易分离易~~~”

    披着黑发的蓝衣身影从水潭中冒出,一边挥舞长袖,一边踩着水面朝廖文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