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神秀之主 > 第229章 太上玄梭(求月票!)
    这片金光是如此突然与强大,令钟神秀几乎无法反抗。

    当他反应过来之时,人已经站立在一片甲板之上。

    钟神秀心里一动,没有冒然动手,而是做出惊怒之色:“你们是谁?为何捉我?”

    喊出话语之时,他飞快扫视周围,只见一片金光璀璨的空中楼阁,建立在一座浮空舟上。

    远远看去,便是一座游弋在蓝天白云之间的巨大楼船。

    在楼船两侧,还各自有着一头龙虎祥瑞的雕像,眉目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便会从船身上跃出一般。

    钟神秀此时被放在楼船甲板上,旁边还围了一群太上龙虎宗弟子。

    太上龙虎宗之中,弟子分为真传、内门、外门……不同弟子之间等级森严,各自有不同的服饰标准,因此看起来一目了然。

    钟神秀立即明白,自己被一群太上龙虎宗的内门弟子强势围观了。

    ‘莫非杀了张太一之事暴露?’

    一群内门弟子,个个都是神通修士,神通广大,钟神秀差点就将异空间引爆,放出里面的邪神符箓拼命。

    “师兄,你好像抓错人了耶。”

    一名穿着红色襦裙,看相貌不过十四五岁,笑起来娇憨可惜的少女,便笑嘻嘻指着钟神秀道:“亏你还说自己的先天八卦神通无所不算,结果呢?张太一在哪里?”

    这群弟子当中,一个领头的师兄闻言,顿时脸上红了一红,抓了抓自己的脸皮:“这个……我的算法不会出错,奈何此方天地中的高手太多了,比如那些元丹祖师的果位,便是最为影响推算的利器,换成真正的邪神影响,那任凭什么修道高人也推算不出因果,有所偏差也在所难免嘛……”

    他作书生打扮,长身玉立,潇洒倜傥手持一卷蓝色古书,很有些书卷之气。

    此时看着钟神秀笑道:“这位道友,我们是太上龙虎宗弟子,你可以称呼我为司马书,这位是我师妹,蓝莹儿……之前抓错道友,实在抱歉,但为何道友身上,竟然给我一种十分熟悉之气息,仿佛你跟我太上龙虎宗大有渊源的样子?”

    “太上龙虎宗?!”

    钟神秀脸上做出吃惊之色,取出龙合子的弟子令牌。

    这令牌一出现,蓝莹儿的表情就变了:“这是……传功一系的弟子令牌?还是嫡传……龙合子……难道你是大名鼎鼎的龙合子师兄?”

    啪!

    她还未说完,额头就挨了司马书公报私仇的一下,不由雪雪呼痛:“师兄你干嘛打我?”

    “师妹,你入门晚就不要乱说话,且不说容貌与修为截然不同,龙合子师兄早已被门中诸位长老确认身亡了的。”

    司马书一招手,钟神秀手上的弟子令牌便飞到他手中。

    他抚摸着令牌,脸上就带着一种缅怀之色:“龙合子还是我师兄,是传功一脉的翘楚,与我执法一脉素来交好……可惜,本宗之中,势力最为庞大的,还是张家!呵呵……”

    当年之事,似乎别有内情,但司马书显然不想多说。

    他手指轻点,打出一道符箓,没入令牌之中。

    令牌之上,光芒闪闪,顿时浮现出一行行小字。

    看到钟神秀‘惊讶’的模样,司马书便笑道:“这是我太上龙虎宗秘传,每一面身份令牌之中,都可以储藏一段信息,外人难以更改,不,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事……”

    ‘我当然知道,抱歉……这套令牌还是张家开发的……’

    钟神秀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看着司马书神情从警惕变得放松,最后望着自己,隐约带着一丝亲近:“原来是龙合子师兄的遗书传人,龙合子师兄身死野外,还要多谢你替他入土为安。”

    “原来龙师已经早有安排?”

    钟神秀‘大惊失色’,又满脸激动地跟众人行礼:“小弟苏道之,扶风都护府人士,游历中原公干,机缘巧合之下,替龙合子师父入土为安,顺带做了他的传人!”

    当初他在令牌上做的手脚,此时终于发挥出了效果。

    “嗯,既然你是奉遗命拜师,也算与我们太上龙虎宗有缘,一身罡煞法力,可以做个外门弟子了。”

    蓝莹儿笑眯眯道:“咱们这些,尽皆是你师叔师伯……”

    话音未落,又被司马书敲了一下:“虽然这位苏师侄拜入我宗十拿九稳,但总得各位长老决断,你少在这胡说八道……”

    蓝莹儿抱着头,却吐了吐小舌头,说不出的俏皮可爱。

    “来,我带你入楼船,这太上九天金光辟地玄梭,可是宗门的战略之宝,要不是这次发现了张太一的踪迹,门中害怕我们这帮弟子不是他对手,也不会将这艘辟地玄梭借给我们使用。”

    司马书带着钟神秀走入楼船上的阁楼之中。

    这阁楼金碧辉煌,修建得极为气派。

    在大门正中,则是镶嵌着一面八卦镜。

    甫一进入,镜光落下,钟神秀便感受到一道强大而隐秘的神念扫过,想要窥视自己的底细。

    这是司马书还不放心,借着这次机会,要探查钟神秀的识海!

    幸好,这种查探并不野蛮,只是窥视修士识海之内的符箓法术性质。

    这也是一位修士的根基,等闲无法改变。

    钟神秀心里冷笑一声,识海之中,地煞七十二变与天罡三十六变的符箓之种一阵幻化,变成了两道低劣不堪的法术。

    其余几道,却是没有藏拙,大大方方地展露出来。

    “果然是《龙虎丹书》的传承,可惜并不完整,甚至连罡煞境都缺了许多……”

    司马书先是叹息,旋即眼中便浮现出不可置信之色:“这是……太清炼魔仙光,你竟然有如此机缘,炼成了这道阴煞法?”

    他心里暗自感叹,这位苏道之的心,果然很大。

    这种法术配置,居然是冲着九清仙光护身大神通而去,此神通一成,万法难侵,修士斗法便自动立于不败之地。

    奈何,所需要的罡煞之气极为珍惜罕见。

    特别是那两道阳罡法!

    司马书原本为苏道之的胆量与运气而惊叹,旋即便看到了地煞七十二变与天罡三十六变的符箓种子。

    此时,这两道符箓种子已经变成了外道的驳杂法术,看得司马书连连摇头:“看来龙合子终究知道规矩,不敢传苏道之《龙虎丹书》上阳罡法,但这苏道之也太自暴自弃了吧?拿这两道没用的法术顶数?看来是为了尽快突破阳罡之境,有些急功近利。”

    一念至此,又有些为这个小师侄儿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