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神秀之主 > 第226章 黑布(求月票)
    血月之夜,原本是苏道之的死劫。

    但在钟神秀成为【放牧者】之后,无头伯爵便变得很乖了。

    纵然有些压抑不住的杀戮渴望,但此时依旧在钟神秀掌控之中。

    真正令他眉头皱起的,则是自身有些沸腾的血脉。

    ‘奇怪……我应该早就修炼到了掌控全身之境,这种血脉的沸腾是怎么回事?似乎不是我的,而是这具身体受到了影响……’

    ‘苏道之……苏家?’

    钟神秀眼睛一亮:‘苏家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郡望,或许留有一些底蕴存在,比如……特定时间,特定地点,唯有苏家血脉能感应到的密藏?’

    一个郡望之家留给后代的遗泽,纵然是神通修士都要十分心动的。

    他走出破败坍塌近半的屋舍,在一片废墟中徘徊。

    遵循着血脉的指引,钟神秀来到一处池塘边。

    原本养着金鱼、花草的池塘,此时早已被放干水,地下淤泥层层,散发出一股臭气。

    当钟神秀来到此处之时,于殷红的月光之下,池塘底部咕噜咕噜不断冒出气泡,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要破土而出。

    ‘说不定……也是个陷阱呢。’

    钟神秀有些犹豫,刚刚想动用无头伯爵开路,突然眼神一动,隐藏到一边。

    下一刻,浓郁的黑暗便将他淹没,就连气息都降低至极其细微的地步。

    没有多久,另外一道遁光落下。

    看这遁光暗淡,速度又极其缓慢,钟神秀便知道来的只是一位罡煞境修士,法术还不怎么高明的样子。

    须臾,黑烟一般的遁法散开,现出一个扎着两个发髻,黑色长袍,背后还背着一个巨大黑葫芦,怎么看怎么都邪气森森的中年男子。

    他望着这不断冒泡的池塘,脸上便浮现出欣喜之色,激动地喃喃自语:

    “都说祸兮福之所倚,果然古人诚不欺我!”

    “我东邪子被发配青州,反而躲过了最近罗州的大清洗,听说太上龙虎宗都派了精锐弟子前来,将我黑莲教中兄弟杀得好惨……”

    “据说消息是直接从青州这里的柔风郡泄露,教中震怒,派高手前来追查……希望不要把我叫去,老子好不容易才发现此一处阴地,正要借助它练成千杀尸骨煞呢……”

    “此地据说还是一大族所在,只是涉及谋反,主脉都被杀绝了……啧啧,果然世家便是底蕴深厚。”

    东邪子来到池塘边缘,一拍背后的大葫芦。

    葫芦口自动打开,外放出一道旋风,刮起池塘底部的淤泥,吸入葫芦内部。

    伴随着这些陈年老泥被刮开,诸多白骨显露出来,一股污秽恶臭之风旋即向四周扩散,东邪子却没有丝毫不适,反而眼里透露出兴奋之色:“不错不错,此地原来还埋了这么多死人,等到取走宝藏之后,也是一处极好的培养煞气之所在……”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池塘底部被刮掉厚厚一层,现出明显经过整治规划的一层石板。

    这层石板估计平时有着遮掩气息的效果,直到此时才展露出不凡来。

    东邪子看得双目发亮,放出一柄黑色飞刀法器,就开始猛攻起这一层石板禁制。

    轰隆隆!

    闷响当中,地面接连颤抖,尘土飞扬。

    但那层石板仍旧巍峨不动。

    “天道酬勤,今日便是累死在这里,也得砸开这禁制。”

    东邪子发了狠,接连催动法力。

    钟神秀躲在一边,确认附近并无第三人,不由暗中一拂袖。

    一线极其细微的血红色光芒,便轻飘飘窜出,暗中附着在了石板之上。

    似乎是感应到其中的血脉气息,那层石板一下变得柔软,如同烂泥一般,被黑色飞刀接连剜开。

    “哈哈……果然,天道在酬劳本道!”

    东邪子茫然不觉,反而更加兴奋。

    不多时,便将这一层石板剥离,现出下方一物。

    那是一个黑色的木盒,表面还贴着一张黄纸符箓。

    “封印?莫非是为了防止灵力流逝……”

    东邪子根本不认得黄纸符箓之上的朱砂笔画,反而自言自语地说了几句,就一抬手,将盒子招摄至自己手上。

    抬手一揭,黄纸符箓便轻飘飘掉了下来。

    刹那之间,周围的黑暗似乎变得更加浓郁了一点。

    隐藏起来的钟神秀眉头一皱:‘怎么感觉这不是宝藏……而是一种……邪物?’

    这绯红的月轮,实在令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并且,那封印似乎并非为了防止元气泄露,而更像是为了阻止盒中某物出来?

    ‘幸好找了个替死鬼……’

    钟神秀不着急抢夺,而是静静观察变化。

    只见东邪子打开木盒,脸上表情便转为疑惑,将一块黑色的破布拿了出来。

    在破布之上,隐约描绘着一些花纹。

    东邪子竟然认得其中一个,比划了起来:“这是……黄泉魔宗的印记?原来这家大户,竟然与魔门六道之一的黄泉魔宗有些关系?”

    他的神情渐渐变得狂热:“魔门六道,可是最为正宗的魔道源流啊,若能得些好处,那一辈子都受用不尽了,这似乎是一张图……但怎么是残缺的?”

    东邪子望着这块黑布,喃喃自语中,并非发现这块黑布如同黑洞一般,贪婪地汲取着绯红色的月光。

    手持此物的东邪子,表情渐渐变化。

    在他的手背之上,一层细密的黑毛突然冒了出来。

    ‘果然……能被苏道之这个分家血脉感应到的,不会是什么太好的东西吧……这玩意似乎副作用极大。苏家居然勾结魔道?被灭门也不冤枉……’

    钟神秀想了想,觉得再看下去,只有邪物出世,说不定还另有麻烦。

    想到这里,他暗中放出毒龙飞剑,玄阴斩魄剑气猛然爆发,将东邪子圈禁在内。

    万千剑气猛然爆发,刹那间便将此人剁成了一堆肉酱。

    旋即,一层真火熊熊燃烧,将东邪子残骸化为飞灰。

    “嗯?”

    火焰之中,只有破布与那黄纸符箓安然无恙。

    钟神秀想了想,取出另外一个盒子,隔空运使法力,将黑布丢了进去,随手贴上符箓。

    啪!

    虚空中那种渗人之感,顿时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