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神秀之主 > 第225章 祖宅(求订阅)
    利用天秀点绕开邪神,直接凝练神通,同样是一条突破大宗师的道路!

    钟神秀全身血肉蠕动,被一层莫名之力侵蚀,烙印神通符文。

    在三大神通交汇之处,那个残缺的神秘符号再次出现,镇压三大神通,令它们相安无事。

    “哈哈……拿回上一世积累之后,现在的我,哪怕王乔忍当面,也要把他活活打死啊……”

    想到在罗州,自己只是机缘巧合,撞破了黑莲教的一点阴谋,黑莲教安插在玄天司内的卧底,神通修士王乔忍就迫不及待地跳出,灭了一心观满门,还派出三个傻子来追杀苏道之的事情,钟神秀眼中就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实力不足,是要暂避锋芒。

    但实力足够,便可以谋划复仇了。

    此时他虽然法力还没有到神通境,但已经练成三道肉身神通!

    配合无头伯爵、张太一这两个奴役的魂魄,放在原本的扶风都护府那种小破地方的神通修士中,都不算弱鸡了。

    他捏了捏拳头,周围空气立即产生爆响。

    “嗯,此种实力,只要不惹上元丹老怪,神通境修士中,我足以横行……哪怕遇到全盛时期的张太一,只要他不知道我九死返命邪功的底细,也要狠狠吃个大亏……”

    钟神秀望着属性栏上的九死返命之神通,面露沉吟之色。

    他感觉,这道神通,或许才是此次世界穿梭的最大收获。

    甚至,或许可以成为自己从元丹老怪手中逃生的本钱,前提是对方并不知晓自己身怀复活类神通,也就不会动用位格压制。

    ‘嗯……还不能浪,至少要先尝试利用法术,将道法与武道神通结合起来,看看能不能开发出延时复活,乃至异地复活的绝技……’

    一边思考,钟神秀一边走出这个临时开辟的洞府,就看到了龙合子的墓碑。

    这货也是个悲剧。

    虽然身为太上龙虎宗弟子,很有可能继承传功一脉,却被张太一随手打杀不说,尸体都给随手埋了。

    此时,他拿到了龙合子的身份令牌,便有许多事情可做。

    未来纵使混进太上龙虎宗,也有三分把握。

    “好吧,你也算我名义上的师父……”

    钟神秀来到墓碑前,发现龙合子坟墓周围,不知何时都长出一些杂草,随手便给拔了,又拜了三拜。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长出口气,双手张开。

    识海之中,逍遥御风遁的符箓种子一闪,融入法力,瞬间令他整个人飞遁而起,飞出了悬崖,高入云中,似乎要拥抱天空中那三轮太阳。

    ‘飞行啊……’

    钟神秀暗自叹息一声:‘这是多少大宗师都做不到的,但在我这个罡煞修士手上,轻轻松松便给完成了……上个世界的武道神通虽然有优势,但也只是阶段,很快便会被修士体系尽数超越,我要走的,终究还是仙道!’

    这没话说。

    毕竟穿梭这几个世界中,唯有炎汉第二帝国的尸解仙之法,能真正获得长生,以及强横无比的法力。

    为此,他不惜冒充龙合子徒弟,尝试混入太上龙虎宗!

    钟神秀凭虚御风,在青州之内不断赶路。

    一晃眼,七日时光转瞬即逝。

    在下方景色之中,蓦然浮现出一片良田连绵之所。

    看此处山水环抱,土壤肥沃,当是一处风水宝地。

    但钟神秀修士的直觉,却是感觉一股血煞之气扑面而来,苏道之的身体更是有些异样。

    ‘此处……便是苏家族地么?’

    钟神秀叹息一声。

    苏家乃是郡望之家,总有几个能人异士,为自家选择族地的时候,必然是风水极佳的所在。

    就苏道之所知,苏家祖上为了这块地,还跟附近豪强狠狠斗过几次法,很是死了一批人,才最终得手。

    只是,再好的宝地,再好的风水,也是气运不敌神通。

    炎汉皇帝下旨镇压,修道高手配合大军围剿,别说郡望,世家门阀都照样给挫骨扬灰了。

    甚至,死伤的人太多,连累地气变异。

    好好的一块风水宝地,也就成了绝地。

    钟神秀落下遁光,来到苏道之记忆中的老宅所在,只见到一片残垣断壁。

    纵然是白日,却连一只小动物都少见,方圆十里,人畜绝迹。

    甚至,顶着三轮太阳,依旧令人感觉有阵阵阴风直冲脑门。

    ‘这……原本的吉祥之地,直接化为凶狠绝地,难怪附近百姓豪强都不来占便宜……谁要占据这里,谁怕是便要霉星罩顶了……唉……怎么官府也不派人来管管,这种阴狠绝地,寻常修士也就罢了,要是一些魔门乃至邪修,反而可以用来练法……等一等,莫不是有人准备用我苏家族地,养育什么偏门煞气吧?’

    钟神秀的眉头皱起。

    他越想,越感觉此事有那么几分可能。

    ‘这苏道之的家,只是在族地支脉之上,痕迹不太明显……想要看看,最好去苏家主宅。’

    一念至此,钟神秀不再留恋,摸出毒龙剑,飞遁而起。

    片刻后,苏家主宅。

    钟神秀在半空之中,用灵感寸寸扫荡,顿时就发现了一点不对。

    ‘此处……果然有人为痕迹,有人想用这里培育凶地,种植煞气……’

    ‘不过手法粗糙……大概只是一个罡煞境的邪修。’

    他并没有贸然将这些布置打乱,而是准备找个地方隐藏起来,等到那邪修到来,再送对方一剑。

    虽然只是一个罡煞境小修,但他本身也是罡煞境啊,还是小心谨慎为上。

    谁又知道,对方背后暗藏着什么势力呢!

    哪怕他凝练三道肉身神通,又奴役两大神魂,也不敢说就无敌了。

    苏家主宅之中,破败荒凉的气息更加明显。

    钟神秀随意找了半间还没有坍塌的房屋,便住了进去。

    对于他而言,修行的辛苦都习惯了,风餐露宿也并没有什么,更不用说,只是区区一间破屋。

    他盘膝而坐,默默运转体内法力。

    这一入定,时间便过得飞快。

    到了晚上,两轮月亮涌出云层。

    今日的月光,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同,蒙上了一层血色。

    自从上次之后,钟神秀又见到了出现极不规律的血月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