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神秀之主 > 第22章 猴子
    房间内。

    钟神秀盘膝而坐,唤出了天秀系统:

    【琴棋书画:第三层】

    【灵龟吐息功:第三层(不可提升)】

    【青龙探云手:第三层】

    【玄阴御魂残章:第二层】

    【天秀点:2(32%)】

    ……

    “当众击败上官,给他难看,种祸不小,堪称作死了,唉,真是熟悉的味道啊……我上一世就是这么一路作死过来的。”

    “但为了天秀点,也没有办法,谁让玄阴御魂残章的道术提升,需要两点才可。”

    他深吸口气,意念一点:

    【是否消耗天秀点2点,提升玄阴御魂残章?】

    “是!”

    【玄阴御魂残章提升!】

    【玄阴御魂残章:第三层(不可提升)】

    ……

    种种道术感悟,瞬间在钟神秀心里浮现,让他知晓,自己已经将这一门残缺的道术修炼到了巅峰。

    甚至到了这种境界,更隐隐有着察觉,自己所得道术口诀有缺。

    不得真传,再也进步不得。

    “实际上……这也是错觉,什么不可提升?那是不可正常提升的意思,这系统惯常逗比,否则我前世的先天气功怎么来的?”

    “但没有后续功法,强行提升,需要的天秀点起码要十倍以上,比如正常晋升是2点,没有前路的突破就是20点!这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了,更不用说,第四层的道术,未必能制住那个无头伯爵……”

    钟神秀蓦然就有些绝望。

    血月之夜可是将近了啊,他还真没有把握能撑下来。

    此时一咬牙,照见自身,又看到了那个无头伯爵。

    在他如此做的同时,一圈幽暗的光华,顿时从身体周围散发而出,吞噬着周围的光线。

    恍惚间,钟神秀似乎又变成了那位初代传奇伯爵,做了许多事情。

    这其中,很多都是审批公文,巡查田亩等琐碎杂事。

    但偶尔,也夹杂着几件隐秘。

    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命令几个农夫在一处山洞埋藏了什么东西,随后拔出骑士剑将他们尽数斩杀……

    他看到了‘自己’在书房阅读某些记载了邪恶内容与知识的神秘书籍……

    他看到了‘自己’穿着华丽的礼服,站在阴暗的地下室中,进行着某些残酷的试验……

    除了这些记忆之外,还有更多破碎而零散的知识,蜂拥而来。

    仪式、关键、血月……万门之门!

    钟神秀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

    “原来……伯爵是这个打算?”

    他又窥视到了无头伯爵的一部分记忆,神秘学知识略有提升,此时对于对方的仪式、准备就有了几分洞察于心。

    “无头伯爵的诞生,归根结底,还是那个存在的影响……从那一方面入手,未必不是个克制的办法,就是非常冒险,但我现在,也没得选择了。”

    钟神秀叹息一声。

    这一刻,提升到第三层的道术,虽然还是无法让他控制体内的怨灵,但一种感应,却凭空浮现出来。

    他略微一怔,就走出房间,在军营内巡查起来。

    蓦然间,钟神秀脚步一停,望着前方一处。

    前面的屋舍在黑山堡军营内都算得上不错,还有一处单独的院落,唯有卒长以上,才能有着如此地位。

    钟神秀正思索这一卒卒长是哪个,前面的院门吱呀一声,轰然打开,从中走出几个人。

    当先的,自然是卒长费舍,身后跟着两个面目普通的亲兵。

    钟神秀让在一边,眼眸中闪过一丝幽暗。

    他借助体内怨灵的气息,获得了短时间内的灵视效果。

    在如今的视野之内,费舍身后的一个亲兵,原本的面容变得模糊,虽然看不清楚,但应该是个女人。

    并且,眼眸之中,有着大海蔚蓝之色。

    ‘菲利克斯家族的后裔,原来就隐藏在军营中?这真是灯下黑!并且,如果说没有这个卒长的遮掩,我死都不信!’

    钟神秀心里顿时有着钓到大鱼的感觉:‘不仅如此……这个女人身上,有什么东西在与我体内的无头伯爵产生感应……如果我不是以东方道术窥视,又限制住了这头怨灵,说不定对方就察觉了。’

    他倒是没有直接上报的想法。

    现在上报,最多立个功劳,让凤曦儿赐下几篇十方兽诀而已,对于改善他的身体状况毫无作用。

    反倒是从这帮人身上,或许能得到更多。

    ……

    “刚才那个人……”

    离开的费舍三人,走到一处,见到旁边没有外人,迪莉娅压低声音问道:“不像随意游荡过来,而像是专门对着我们来的,虽然他有着掩饰,但我总感觉有些不对。”

    “小姐,他是苏道之,一个刑徒而已,在我们营也有数年了……”

    费舍低声回答,又感觉有些不对:“之前没怎么听说过,倒是最近,颇为做了几件出挑的事情,很是出了一把风头,有些性情大变的感觉。”

    他作为一个潜伏者,早已适应了炎汉人的生活与语气,如今就连思考方式,都更加类似。

    之前,只是没怎么在意,此时一联想,就感觉有些异常。

    “我们潜伏在这里,是最大的秘密,如果他有影响,就尽快除掉。”迪莉娅不暇思索地做出决断。

    “他是校尉的亲兵,不归属我管辖,有些麻烦,再说,也未必知道我们的事情。”

    费舍想了想,回答道:“不过……他最近得罪人很多,我暗中会出手试探一下。”

    “这就好。”

    迪莉娅握着自己的手腕,心情有些起伏不定。

    实际上,刚才在见到那个人的刹那,她的感觉更加微妙。

    隐约觉得,那个人十分吸引自己。

    ‘迪莉娅,你在想什么?你是高贵的菲利克斯血脉,你未来的伴侣也必然是同等的血脉,怎么可能会看上东方的猴子?’

    她暗自自责道,心里还在怀疑,是不是经常伪装,将自己的审美都混淆了。

    她怎么可能被那个黄皮猴子吸引?虽然也算一只比较帅的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