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神秀之主 > 第14章 校尉(求推荐)
    对于田不汾那一卒的十个伍长来说,选拔卒长是天一样的大事。

    但对于扶风都护府,乃至整个天下而言,这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

    到了终选之日,其他伍长都在摩拳擦掌。

    黑山堡外,一行骑兵却倏忽而至,宛若一片黑云,徐徐飘入了营内。

    主帐。

    徐文岭一身戎装,神情肃穆,行礼道:“见过凤校尉!”

    前来的校尉二八芳龄,肩若削成,凤眼生威,穿着一身银色飞鸾铠,大马金刀地在上首坐了,身边两排黑甲卫,不怒自威。

    徐文岭额头顿时就多了些冷汗,但自问在黑山堡驻守也没有做什么损公肥私之事,怎么就把这个煞星给勾了来?

    这银甲校尉,名为——凤曦儿,乃是扶风都护府八校尉之首,带着一支玄甲铁骑,专门负责巡视各地,纠察不法。

    数年以来,被她拉下马的校尉与将军都有几个,卫正营正更是不知凡几。

    这如何能不让徐文岭心头惴惴?

    “起来吧。”

    凤曦儿眉头一挑,让徐文岭起来,注视着他一会,才似笑非笑地道:“不用担心,我并不是来拿你的,而是真正有着大事。”

    “请校尉吩咐,如有差遣,属下万死不辞!”

    徐文岭立即答道。

    至于心里究竟怎么想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这次的事儿,原本也用不着你,偏偏是你镇守黑山,责任重大……”

    凤曦儿弹了弹指甲,问道:“最近这几年,黑山之地,特别是大裂缝,可有什么异样?”

    徐文岭顿时就惊了。

    黑山堡已经位于扶风都护府边界,距离黑雾十分之近,并且原本的黑山经过修士扫荡镇压,也干净得不能再干净。

    因此才轮到他区区一个营正镇守,还有些发配的味道。

    却没有想到,自己治下,居然还出了岔子么?

    他想了又想,回答道:“除了黑雾蔓延,偶尔有怪物伤人,乃至熊夷的几个死剩种冒头之外,倒也没什么大事。”

    凤曦儿声音变冷:“我没有问这个,而是黑山,特别是黑山大裂缝呢?”

    徐文岭这才明白原因何在,却有些委屈地道:“我们一直遵从仙师大人吩咐,并未靠近大裂缝,而最近几年的巡逻队,也没见得出什么事。”

    “这倒是奇了。”

    凤曦儿肃穆地取出一枚金羽令箭,喝道:“徐文岭听令。”

    “标下在。”

    徐文岭见到这一面几乎可以代表大都护权威的令牌,顿时跪了。

    “传大都护令,近来发现有黑斯庭伯国的余孽活动,似乎意指当年的邪神祭祀,特命凤曦儿校尉前来坐镇,你负责从旁协助,不得有违。”

    “属下遵命。”

    徐文岭将头深深埋下,身体都有些颤抖。

    他知道,区区一个伯爵国的复仇者,并不算什么。

    但如果,让邪神祭祀死灰复燃,那可就真的是波及整个都护府的灾难了。

    “都护府最近破获一些前黑斯庭伯国的余孽,据说还有当初菲利克斯家族的血裔存在,这种异族,必须被消灭……也唯有菲利克斯的传承之血,才有可能重新开启祭祀,这是重中之重。”

    凤曦儿肃穆叮嘱道。

    “请校尉放心,标下一定严加排查,不可能给异族蒙混过关。”

    徐文岭对这个还是相当有信心。

    西方贵族,讲究纯血,甚至为了所谓的血统纯正,到了病态的地步,一些遗传特征异常明显。

    菲利克斯家族的特征,除了蓝色眸子之外,就是一头血红色的卷发了。

    只要有这种特征在,被扶风都护府发现,必然都是格杀勿论的下场。

    ‘嘿,这些蠢猪,居然抱残守缺,食古不化,死死守着规矩,据说哪怕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也不愿意与外族通婚,留下这么明显的血脉特征,却是方便了我们。’

    徐文岭暗自想着:‘就是听闻,这等血脉,还真的蕴含了一些奇异能力,倒是炎汉第二帝国所没有的,一些世家大族,对此很是觊觎……’

    所谓千年世家,天生贵种,其实都只是虚浮的外在。

    一旦家族衰落,一切都被雨打风吹去,比如苏家。

    但西方的家族不同,血脉之中,就遗传了力量,在某些炎汉世家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天潢贵胄。

    暗中研究,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出成果了没有。

    就在这时,黑山堡内突然传来一阵喧嚣,伴随着喝彩与叫好声。

    “徐文岭,营内出了何事?”

    凤曦儿神情一沉,肃然问道。

    “标下营内一卒长空缺,今日正是选拔之期,可能是几个伍长在互相较技……”徐文岭暗中将那些伍长骂了不知道多少遍,却只能回答道。

    “哦?正好见一见军中勇士。”

    凤曦儿准备在此地有大动作,黑山堡的守军肯定是要用的,此时不由来了几分兴趣:“我与你一起去看看。”

    语气轻松,也没有想到丝毫被拒绝的可能。

    徐文岭还真不敢拒绝,强颜欢笑,带着凤曦儿来到了校场。

    只见校场之上,已经汇聚了部分兵卒,围成了一个圈子。

    当中几名伍长模样的家伙,正在互相较技。

    钟神秀老老实实地待在一边,没有丝毫动作。

    这些先声挑衅的家伙,在他看来都是呆瓜。

    还以为是江湖帮派呢?一味好勇斗狠,却不知道军中军纪最重。

    他不挑事,其余九个伍长也没拿他这个菜鸟当回事,都没拿他当对手,也就任凭钟神秀在一边划水。

    ‘这军营,气氛有些不对,是那一队黑甲骑士的缘故么?’

    钟神秀暗自思索着。

    装备武装甲胄的骑兵,在都护府都是少见,莫不是有着贵人前来?

    ‘如果是这样,或许计划要改一改……’

    他皱起眉头。

    虽然在贵人面前装逼,天秀点一定更多,但不可知的危险也是更大。

    这其中利弊,还需要好好思量一下。